張小龍回應一切!2019微信公開課一人撐到半夜,4小時演講3萬字實錄(下)

首發公衆號:Tech星球 

(經原作者授權轉載)

相冊裏面點擊看什麽呢?如果看一個人的曆史,不如說每個人提供他的珍藏,專門用來展現他的曆史狀態,可以挑選一些人生裏面最精美的照片放在那裏,作爲別人對他可以看到的或者展現的內容,而不是把朋友圈當天的動態放到這裏。如果這樣說的話,大家可以理解。朋友圈和相冊是兩個概念,只不過不小心混在一起了。

特別感謝,大家跟我一起完成這樣一個行爲藝術。在微信裏面特別講究非常實在,這樣子破除形式化的東西,不反對偶爾的形式化一下,就像我們現在這樣子。

我一開始就會跟工作人員說會超時,因爲一旦我認真准備了,內容就會比較多。我不浪費大家的時間,盡量的精煉一點跟大家講。我很少一個人在說話,幾千人在聽,平時跟別人說話都是輪流講,我自己也在適應的過程當中,現在感覺越來越適應了。把大家想象成一個人坐在我面前了。就像考慮微信的用戶,其實就是一個人。十億人和一個人其實沒有本質的區別。

剛剛提到朋友圈,後台的一些同事也不太清楚這個數據,都沒有想到。最痛苦的是我們的廣告同事說,這樣他們明年的目標要增大了。我覺得這都不是問題,因爲細水長流。

回到朋友圈這裏,說一下朋友圈社交相關的,先回顧一下曆史。推特是一個很偉大的産品,在座大部分人可能沒有用過。它影響後來很多産品的形態,比如說微博。我記得在微博的時候,包括騰訊也做過微博,在輸入框發一個東西的時候,輸入框裏面會有一個提示,你們還記得它提示什麽嗎?是你在做什麽,還是你在想什麽?它提示你在做什麽的舉手。提示你在想什麽的舉手。剩下的都是看不到提示的。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推特、微博是在PC時代的東西,如果它問你你在做什麽,你肯定是在敲鍵盤,因爲你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你正在輸入,他只能問你正在想什麽。但是我們仔細想一下,如果要記錄正在發生的事情,你不能說你在想什麽,而是應該說你在做什麽,或者你看到了什麽。那個時候在電腦上是看不到這些的,所以只能是在想什麽。

這是微信和之前很多應用本質的區別,微信是一個手機APP,並且我們並不需要有很強的PC客戶端,所以它是一個手機APP,是跟著你走的,並不是電腦放在那裏,你只能去看他,所以在電腦上不會搖一搖,在微信裏會有搖一搖這樣的東西,因爲你是搖不動一個電腦的。這是一個很大的優勢。

手機端APP是可以記錄你在做什麽。比如說走在路上拍一個照片發出去,這是你在做什麽,我走在路上看到這個東西我給它拍一個照片,但是在電腦前只能說我在做什麽,我在整理我的照片,把昨天的照片發到電腦裏去。這是有本質的不同。很早以前我說過一句話,人是環境的反應器,你遇到什麽樣的環境,你就會有什麽樣的反應。

純粹的反應器是低等動物,你觸他一下他動一下。對人來說,雖然是高等動物,但是還是有這樣一個基因在裏面,他是受環境的影響,但環境是什麽,你就會怎麽樣想問題。如果你坐在電腦前面,電腦就是你的環境,或者說你在電腦裏看到的信息就是你的環境,所以你在電腦裏面輸入一些什麽東西,往往都是在電腦裏面看了一篇文章,所以想輸入對文章的讀後感。環境就是電腦或者裏面的文章,所以只能對這樣一個環境做出反應。

但是拿著手機,你的環境是真實的環境,這個時候做出的反應也是對真實環境的反應。這個時候你的記錄是真實的,而不是想象出來的,你不是在回憶,而是在經曆。這樣就很有意思,你同樣是發一個信息,如果發到一個電腦裏面類似微博的東西,你在回憶,你在記錄想法。但是在手機裏發是實時,是親身經曆的東西。

從另外一個點上可以看到,這是朋友圈跟之前的記錄文字是不一樣的地方,也在這裏。在手機端你是更好的可以對你的環境來拍一個照片,而不是在那裏回憶。那微信的視頻其實是希望能夠記錄下來自己和真實的世界,以及你對真實世界的反應。這是在電腦前面做不到的,很多的應用,從PC時代遷移到手機時代是有問題的,因爲沒有轉換過來這樣一個觀念。說到記錄,我們記錄真實的世界,這是一個特別好的理想,但是很不現實。因爲像手機裏面,不會拍太多的視頻記錄。

記錄或者拍攝,拍一個視頻並不是用戶的需求,大家沒有這個需求。不信你看一下自己的手機裏有多少視頻就知道了,你其實沒有拍過幾個視頻。即使拍很多的照片也不會再看了。往往是有了微信之後,你因爲要分享給別人,才會拍這樣一個東西,所以記錄或者拍攝本身並不是一個需求。假設我們做一個APP,這個APP目的是說,記錄我的人生或者記錄真實的世界,這個APP是做不起來的。

微信視頻的思考

拍攝照片或者視頻,首先是因爲分享而有意義,而有需要。但在微信是有分享的能力,所以微信不會做視頻記錄,每個人來記錄自己的視頻,只能自己看到。

視頻也不會做視頻相冊,放在那裏讓別人看到。那樣只會一點裏面挑最好的視頻放在那裏就可以了,那是用來裝飾你的,而不是一個記錄。我們要做的是,能夠讓一個人真正的去記錄他正在經曆的東西,然後讓他的好友能看到,並且這個過程是不應該類似朋友圈的,如果類似朋友圈就不會做這個東西了,朋友圈裏有視頻。在現在的視頻動態1.0版本大家還體會不到這一點,但是沒有關系,就像對待小程序一樣,要特別有耐心去培育用戶的習慣。因爲大部分用戶是沒有拍視頻記錄世界的的習慣。我們也沒有能力培育用戶,或者改變用戶的習慣。我們有的能力是通過一種社交化的設計,使得他拍這些視頻的時候,能夠獲得他參與社交的好處或者回報。

前幾天有一個朋友問我,他拍了一個視頻放到視頻動態裏面,爲什麽這個東西保留一天不見了,爲什麽不能一直保留下去,我知道他把這個東西理解錯了,理解爲朋友圈,認爲是一個永遠性存儲他最好視頻的地方。我告訴他不是這樣子的,這裏是朋友圈的反面,這裏是拍最真實不一定美好,但是最真實,甚至是胡亂拍的視頻的地方。你可以隨便拍,你看一下發送視頻的按紐,那不叫發布,不叫完成,不叫發表,它是寫的,“就這樣”三個字。所謂“就這樣”這個視頻確實不怎麽樣,就這樣了,你就把它發出去了。我們說“就這樣”就可以發了。

我們爲了讓你勇敢的發,故意讓別人看不到你的視頻,必須點你的頭像進去,再下拉一下才能看到,來減少你發一個“就這樣”視頻的壓力。我跟他說了,他就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子的。後面真的發現亂七八糟的拍,一點不裝飾自己了,很真實的拍了很多。我看的也很爽,因爲我透過它的眼睛看到他的世界,就是這樣一個感覺。

我不可能給每一個用戶說,你要這樣來拍,所以對于産品來說,最終的走向是會讓用戶在壓力最小的情況底下能夠很自由的拍一些東西,記錄他自己或者他做過的事情。同時他有足夠的動力去做這個事情,目前來說,動力不是很足夠,所以在座的各位也不是很頻繁的去拍。但是讓大家有動力,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很難的事情。

比如說給大家發一個紅包,大家就會拍了,當然這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我們讓朋友看到你就拍了,這是可能的。

後續我們會在這裏一點一點做版本的升級,我們會嘗試不同的路徑,與其達到這樣一個目的,它是朋友圈的反面,朋友圈是已經變成了很傳統的社交的地方。我們每個人在裏面展現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來獲得他人的認可。

但是這裏我希望每個人是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也同樣可以獲得他人的認可。在這一點,我們有足夠的耐心通過後續版本叠代不的打磨它,因爲這樣一個拍攝記錄世界的動機,對用戶來說並不是一個習慣,這裏是需要花一些時間耐心且慢慢推進的。

我們對此爲什麽會有耐心?像小程序一樣,小程序會給它兩三年的時間變成一個生態,對這樣一個功能當然不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但是我們仍然會花好幾個月的時間去不斷打磨它,並嘗試。我們確實覺得雖然用戶現在沒有這個習慣,但是將來視頻一定會取代照片的交流,取代照片的發送,變成更多被采用的載體,因爲視頻所包含的信息量要比照片大的多。我知道這一點確實很不容易,我剛剛舉了這個例子。我前天跟另外一個視頻同事點了一個贊,他截了一個圖發到朋友圈,張總給普通的視頻點贊了,在十字路口12點拍十字路口的燈光、街道。在來看來並不普通,並不簡單,比朋友圈梅花的視頻好的多的多,因爲很真實,看到他的視頻看到他所處的環境,就會有看電影的感覺。他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可能以後想爲了讓張總點贊,想拍更多美麗的視頻。說明我們産品還沒有做到位。這裏面的引導我們會繼續嘗試用戶真的某一天輕松、自如拿起手機可以記錄周邊真實的世界。

討論這個時候,頭腦很發散,我看到一個人發了一個視頻,拍的特別有意思。如果把這個視頻發的時候多一個屬性叫公開,這樣讓周邊的人也可以看到,或者關注他的人,但是不是他的好友也能看到,會怎麽樣。這其實也是一個思路,可以讓視頻更多的流通起來,這是屬于另外一個事情要做的了,我們這裏只是作爲一個頭腦風暴不去展開了。好的産品不需要費這麽多的口舌去解釋,我解釋這麽多,說明我們真的做不夠好。

朋友圈閱讀的思考

下一個主題講一下閱讀方面的思考。講閱讀,首先說明一點,微信每做一個事情就會有人說,我們想要跟誰誰PK,這是讓我們很奇怪的事情。就像我們做視頻動態,只是幫助大家展現他自己,和別的産品沒有任何的關系在裏面。做閱讀,本身我們有公衆號,希望用戶看到更多精彩的文章。我們做的東西並不是爲我們競品去做的,而是爲我們的用戶去做的。

閱讀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前不久有一篇公衆號的文章翻出我以前寫過的一句話,在2010年寫的,“要做大衆都能用的閱讀産品”。當時是基于剛做完閱讀空間,開始做微信的那一段時間裏面,腦袋裏面一直想做閱讀産品。但是當時郵箱的閱讀空間不是一個大衆的閱讀産品,當時在由香利做不到大衆的閱讀産品。做大衆閱讀産品是很困難的事情,尤其當大衆對你意味著是兩億、五億這樣用戶量級,那就特別困難。特別困難,並不是說數量達到多少,而是人的本性是不願意閱讀的,或者不願意學習的。即使在郵箱做閱讀空間,我們自己覺得特別好,每天打開電腦第一件事情頭一件事情看一下上一天運營的數據,第二件事情看閱讀空間,朋友有沒有推薦什麽文章,討論什麽文章,自己用的特別好。但是還是一個很小衆群體在使用。但是這一點對後來有影響,在朋友圈剛剛發布的第一個版本,朋友圈第一個版本裏面就可以發表其他的地方的文章到朋友圈裏面來,包括其他APP生成的文章。

當我看朋友圈的時候,同樣也可以看到他們在看什麽樣的文章。在當時朋友圈,剛剛說的二八定律也是對當時朋友圈來講的,大部分人不願意閱讀,是少數人采集文章,分享給其他人來看。對朋友圈來說,朋友圈本意是朋友互相展現互相生活或者推廣自己人設的地方,而不是推廣閱讀的地方,閱讀只是它輔助的一個部分。即使大家在朋友圈裏推薦文章,更多是推薦一些符合你人設的文章,比如說代表你的想法,代表你的觀點,代表你贊同的,所以大家更多還是通過轉發文章代表自己的意見。

這幾年下來,朋友圈整個公衆平台裏面閱讀量來說,來自朋友圈分享的變得越來越少。這也很正常,因爲我剛剛說了朋友圈每天的停留時間就30分鍾,當你的朋友變得越來越多,你會想你的朋友的信息優先級是遠遠高過他們文章推薦的優先級,你還是只花30分鍾把朋友發的照片看完了,而不是盯著每一篇文章去看。

很多人也會認爲社交推薦受朋友圈的影響,看到的東西就會被限制住了。有的時候確實有這樣的感覺,對朋友圈來說,有人經常認爲朋友圈看到的是全世界,因爲每個人看到的東西是有限的,也許看到的朋友圈代表他所獲得的所有信息。在社交推薦裏面看到的東西也代表了我們看到的全部信息。

但是,這裏面的全部信息至少有一點是好的,當你關系變得越來越複雜,好友越來越多的時候,你會借朋友的眼看到世界不同的角度,這也是一個好事情。

對「好看」來說,第一個版本有人認爲體驗很粗糙,它不是源生代碼寫的,而是web的展現,但是可以幫助我們更快的叠代它,可以很快上線各種優化的措施。它有點像很粗糙的1.0版本。

剛剛同事提示我已經有三個小時了。我爭取還有一個小時講完。感謝大家願意在這麽冷的時候在這裏這麽久,對自己來說,要麽不講,要講就講實在的,多講一點東西。

信息流的思考

下一個話題,關于信息流。上一次公開課,我不知道什麽是信息流之後,又産生了很多的誤會。每次公開課需要解釋上次講的東西到底是時間東西。之所以這樣說,並不代表不知道信息流是什麽東西,而不喜歡業界把很多東西貼一個標簽,只要是內容的往下滑就是信息流了,不喜歡這樣一個標簽化。

手機屏幕很窄,不可能有很多的排列信息的方式,當然只能往下翻是最快的,並不能因此說所有的東西貼一個標簽是信息流,這樣的認知是特別簡單的認知。籠統來說,朋友圈也是一個信息流,我們訂閱號,之所以非要說它不是信息流,是因爲它只是一種信息展現的方式。就像你在郵箱裏面看到,有收件箱,垃圾箱,已發送等等,點進去就和會看到郵件,郵件做成一個文件夾,看到裏面的郵件,就說這個是信息流了,它沒有本質的變化,只是把幾個夾子放在一個文件裏顯示而已。

這裏面並不想用一個標簽定義這是什麽東西,因爲標簽它只是一種表現形式而已。像我們做一個視頻動態,並不是說我們做了視頻功能,而是說我們做了一種,讓人物拍攝或者展示自己的一種功能,這個功能的載體是什麽樣的載體,如果是視頻,那視頻爲一個載體。我們並不考慮什麽是信息流,只是想用什麽合理的方式展現信息。

關于AI

後面一點,關于AI來講一點看法。AI在過去幾年特別火,我們特別重視AI這一項技術。就像大家在視頻動態裏面拍一個視頻,你會看到有AI提出來的配樂,有很多人覺得這個配樂挺智能,因爲跟它拍的東西是能夠識別出來,並且是比較吻合的。這種吻合,並不認爲AI識別吻合度特別好,我跟團隊說要出現隨機的東西,當拍一個東西的時候,拍一條馬路並不是非要一個關于馬路的歌曲,這個就很死板了。因爲人是有想象力,看到這個景象的時候想象的是另外一種意象。

微信一直在投入很多的精力做AI。很多人並不知道微信裏面的語音識別,一直是第三方來做的,其實它是我們微信內部的語音識別的團隊在長達幾年裏一直在做的工作,並且每年優化識別准確率,一直到今天,這裏面識別率越來越高了。我們投入在做語音識別的時候,業界對AI這一塊並沒有特別大的關注。我們並不會跟風來做AI,而是說AI是要落地到我們實際的功能或者場景裏面去。講到這裏,提示一下我們內部還在做一個功能,這個就不說了。我要做一個稱職的職業經理人。我現在講這麽多是不太稱職的,但是我是以做産品的身份跟大家聊天而已。

在微信,研發AI的技術,技術上特別認同它,大家我們一直認爲好的技術是爲産品服務的,AI只是默默躲在後面,幫助用戶來做一些事情,像語音識別。最近一些AI技術的發展還是讓我覺得挺震驚的,我上大學的時候學過一些課程,包括模式識別這樣一些課程,怎麽樣識別圖片的圖案到底是什麽東西,這個是挺難的。我們當時老師跟我們說,在我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有AI能夠下圍棋下過人類,當時確實這麽認爲,這是一個難以突破的障礙。

當阿爾法狗戰勝人類的時候,我也特別的震驚。當AI用到我們産品裏面去的時候我們會思考AI給我們帶來什麽,我看過一篇文章,裏面總結特別好分享給大家,大家也看過,AI醫生,它可以知道所有的病例,知道所有的數據,對于診斷疾病,治療疾病方面一定比人類醫生要厲害很多。確實是這樣的,一個人類的醫生不管讀多少年書或者治過多少病人是沒有辦法跟雲端巨大的數據對比。阿爾法狗下圍棋沒有辦法告訴你怎麽下圍棋,醫生開出的藥,建議你吃的藥你是沒有辦法挑戰他,只能遵守他,他給你什麽藥,你只能吃什麽藥。這個時候對于他做的事情,其實是並不知道的,或者說不能認爲他是我們的工具,相反,我們變成它的工具。如果機器出故障,雲端讓AI給所有病人吃很致命的藥也是很有可能的。

(視頻卡)這種工具還能指揮人,就超出工具的含義,AI跟工具沒關系了不會說它。前面說了工具是人最好的夥伴,對于之前對工具的定義,傳統中的工具,傳統的工具是人來駕馭的。我前不久看了一個報道很有趣,蘋果是怎麽看待工具的。看過一個報道是說,喬布斯在跟別人介紹什麽是電腦的時候,說了一翻話,很多人不知道PC電腦是什麽。他說就像自行車一樣,以前人們覺得某一種動物是跑的最快的,例如說獵豹或者什麽東西,當我們有了自行車之後,比跑的最快的動物跑的還要快,這種工具是幫助我們擴展人的運動能力,擴展人的某種能力,通過這種工具使我們人類變得更強大。然後他說PC就是這樣一個東西,它也是一個東西,它使人變得更強大一些。這是傳統意義上的工具,人去駕馭工具,人會變得更強大。AI帶來的工具,AI工具本身,就像AI醫生一樣,它可以決定你要吃什麽樣的藥,甚至知道你要做什麽運動讓身體更健康一些,AI醫生如果知識面經大一點,甚至可以告訴你要交什麽樣的朋友等等之類的東西,它是很有可能的。

這個時候你會想這種工具,超出傳統工具的範圍,變成可以駕馭人的工具,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個事情。

在內部也提到這樣一些觀點,有同事問我說,我們的目標難道不是盡可能的多獲取一些用戶的點擊嗎?我們爲什麽想那麽多産品之外的東西?有像谷歌的員工爲什麽反對公司把這項技術用到軍方項目,我們做的每一件事情背後都是有它的意義所在。有的時候在思考用戶的時候,總是認爲用戶是怎麽樣的,好像用戶是一個陌生的人群,它跟我們不是同一類人,他在遙遠的地方,我們在控制他們,駕馭他們,好像是這樣一個感覺。但是微信自己提醒自己,自己就是用戶,我們希望用在用戶身上的,也會用到自己身上。對他用到用戶身上是什麽樣的東西,這個確實是值得我們反思的。關于AI,只是分享一下個人對AI技術

的看法。

回應「善良」

後面對前不久的段子做一個澄清,關于善良的。我特別害怕一句話被斷章取義,變成句子去傳播,這個對我來說是不太理性的。每一句話都是有一定的場景,而且當時是在公司內部對員工來說這樣一句話。對公司所有同事,當時只想強調的是,我們對用戶的態度必須是善良的態度,而不是一種套路的態度。並且這種善良是基于理性之上的善良,如果是非理性的善良是愚昧的善良,善良本質是一種能力。這種善良並不是一種道德上的善良,它也不是道德潔癖。對用戶用真正理性的善良,用戶才能長久的使用我們的産品。而且作爲我們的同事能進到公司已經足夠的聰明了,大家已經缺的不是聰明了,而是對待用戶的態度而已。

用這個時間簡短的澄清一下。

有很多的同事說,我在公開課裏很少提到微信支付。之所以很少提到是因爲不需要提到,不需要提到往往意味著這一塊做的已經非常好了。用戶意識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服務,你不會想他還有這個東西存在,你付錢的時候自然把微信掏出來,掃一下二維碼就好了,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感覺,這是最好的産品體驗。

微信裏的小東西

這裏提到幾個大家不知道的小點:一是紅包。今天企業微信有沒有講關于企業紅包的封皮的問題。簡單的提一下,在春節期間我們會上線一個能力,是企業微信的能力,企業微信的用戶或者企業是可以在企業微信裏面申請紅包封皮,紅包皮。像傳統裏面,企業會給大家一些紅包皮,大家可以包紅包出去送給朋友。在微信裏面一直沒有這樣一種皮,在企業微信裏面企業可以申請到這樣的紅包皮,並且紅包可以發給微信好友,這裏有使用企業微信的企業可以留意一下,可以在企業微信裏申請。二是對于紅包來講,雖然微信紅包特別成功,但是成功並不意味著沒有改進的空間了,我們意識到一個問題發紅包越來越變成一種赤裸裸金錢的交易,只是一個發錢而已,脫離情感化的一面。這樣發一個紅包只能夠憑金額,發的越大表明越有心,這是不對的,世界怎麽可以用金錢來衡量?我們想辦法在紅包利佳一些情感化的元素,比如說可以自定義一個表情放進去,這樣你的紅包更多是體現真正的心意,而不是只能用錢來衡量。

對于支付,有一個功能很多人沒有試過,親屬卡。知道親屬卡的舉手一下,用過親屬卡的舉手一下。5%的人,大部分人都是我們內部的同事。建議大家試一下,我給我的父母開了親屬卡,體驗特別好,不是對他們的體驗,對我的體驗也特別好。因爲你會看到,當他們每一筆消費的時候,你都在盡一份孝心,這種感覺特別好。我告訴大家有這樣一個東西。我們有很不好的東西藏的太深了,有很多的用戶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這些都是很小的東西,在微信裏面有一個特別大的東西一直做的不夠好的,我也不遮掩,就是卡包的能力。我們卡包做了好幾年,一直認爲卡和券是很大的品類,是日常裏面一直用到的東西,我們想改變一個現狀,出門錢包裏還要放那麽多卡在裏面,銀行卡是不用怎麽帶了,但是一些線下店的卡還要帶著,我們的卡包一直想承載這一塊,但是一直沒有做好。最近大家又在這一塊躍躍欲試,重新做一次新的改變,改變的結果是希望通過消費的行爲,和電子的連接能夠做自動的關聯。這裏希望在這一塊取得突破,對于線下消費連接的通道。

企業微信

花一點時間來說一下企業微信。有一點對企業微信特別重要,值得在座各位了解一下,雖然現在還沒有做出來。企業微信如果定位只是一個公司內部的溝通的規矩,我認爲它的場景和意義會小很多。只有當他延伸到企業外部的時候,他會産生更大的價值。我很開心看到企業微信的團隊在這一塊一直做很多的事情,包括怎麽跟微信打通,現在微信裏面可以加到企業微信的好友。我們在服務方面以用戶爲第一,所以暫時大家看到在的企業微信裏納一個包含微信用戶的群有一定的限制,這樣的限制也是好的,我們並不想讓互通,使得這裏面帶來很多負面的效果。這裏想要說明的是,企業微信正在嘗試的一個方向,這個方向把它簡稱爲“人就是服務”這樣一個模式。舉一個例子,現在想要定一個機票可能去某某APP,完成訂機票的過程是很簡單的,但是當你要改變時間或者要延期或者退訂的時候很複雜,有可能要去通過電話客服才能完成這樣一個任務。

另外一個例子,微信裏面加了很多的快遞員,每次送一次快遞都要加一次快遞員,加了很多,下次還是不知道該聯系誰,因爲這些快遞員很可能離職了,他們並沒有身份認證背書在後面。

另外一個現象是微商,微商很多人在做,朋友圈有多少是微商的信息就知道了。微商之所以能夠存在是因爲基于現實裏類似線下社交關系獲得人的背書這樣一個前提的。人在交易裏面起的作用特別大,像你在朋友圈裏看到一個微商就去買了這個商品,如果在APP裏看到商店有這個東西並不會去買,因爲並沒有人在這裏面背書。

這裏聯想到一點,企業希望企業微信能夠把企業微信的人作爲他們的一個很重要的資源,可以作爲服務提供出去,那我們就在想一點,像汽車如果出問題了要去4S店,這個時候有幾個選擇,第一找這一個店員的微信,第二個找4S店的小程序,第三個去找它的APP,第四個找它的網頁,大多數人會直接找這個店員,如果加過這個店員。因爲跟人的交互,都要比其他所有更方便。這裏提醒我們,既然加了這個店員,這個店員是企業微信用戶,這個店員是這個企業認證的,這個店員背後應該包含這個企業服務在後面。我們爲什麽不這樣做呢?這個人包含企業服務在後面也很容易,在公衆號,點進公衆號對話窗口,底下有一個菜單,你在菜單可以點這個公衆號的服務,我們可以想象在微信裏面,如果點開一個企業微信的聯系人的對話,在對話底部也有企業的服務菜單在下面,我們把企業的服務連接到這個人身上,帶給微信用戶身上,就是這樣一個感覺。這樣一個情況底下,這個人就代表了這個企業的服務。這是企業微信將來要做的一個方向。就是讓每個員工可以直接提供服務,並且因爲人的背書使得客戶對于店背後的服務和人都會更加的認可一些。

關于企業微信就講到這裏。

 轉自微信公衆號:tech618

屏幕快照 2019-01-11 下午4.54.37.png

文章爲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大創意立場

來源:大創意(Pit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