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中的SHISEIDO,也是日本設計界的老大哥——專訪資生堂ECD澁谷克彥

采訪、撰文/ 戴勇強   桃紅小閃電@TOPYS  
日文翻譯/戴勇強
采訪地點/東京 資生堂SHISEIDO總部


對于中國的消費者來說資生堂大抵是個優秀的化妝品品牌,但對于日本設計師和研究學者而言,資生堂在近代日本設計史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可以說在明治末期到大正時代的日本商業美術黎明期中,資生堂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整個行業的發展——即便當時連設計這一詞彙也還沒有。在資生堂140余年的曆史中,設計部門中如小村雪岱、山名文夫(日本商業美術之父)等早期前驅者,再到近幾十年的如中村誠、仲條正義、澁谷克彥等等這些資生堂系的設計明星不斷湧現。
來到位于東京都內銀座的資生堂總部,大廳的地板正中是作爲本次采訪對象的現任資生堂宣傳部長澁谷先生設計的唐草美術字“萬物資生”,出典《易經》中的“至哉坤元 萬物資生”,亦是資生堂名字的由來。

 image©️TOPYS  Ramble     資生總部大樓前廳,地板作品“萬物資生”澁谷克彥

比起約定時間澁谷克彥先生來得稍稍晚了幾分鍾,與對一般日本設計師固有印象所不同,手裏拿著一大杯咖啡,休閑西裝與領帶,搭配上牛仔褲和運動鞋,,毫不拘束的樣子。在澁谷先生邀請下,來到大廳二樓的休息區,周圍除了澁谷先生設計的唐草紋樣海報作爲裝飾,同時還在舉行初代社長福原信三的一個攝影小展。在這樣濃濃的藝術氛圍下如同老朋友閑談,澁谷克彥先生開始講述他與資生堂的故事。

澁谷克彥 image©️TOPYS  摄影师 /劉毅


1957年出生東京
1981年畢業于東京藝術大學,同年進入資生堂
從「PERKY JEAN」「男のギア」「RECIENTE」「エリクシール」「PN」「ZEN」等廣告設計開始,還擔任「AYURA」「ISSEY MIYAKE」「TSUMORI CHISATO」「舊軽井沢寫真美術館」等項目的藝術指導與全面的ci設計。2007年開始擔當資生堂全球品牌設計的指導統籌。2012年接手企業志《花椿》的藝術指導工作。職業生涯中獲得過JAGDA新人賞、JAGDA亀倉雄策賞、東京ADC賞、東京TDC金賞、紐約TDC特別獎等諸多獎項。


TOPYS :您對藝術指導(art director)這個職業的認識是什麽?
澁谷:當代背景下,設計與社會的溝通聯系作用變得越來越重要。對平面設計師來說,設計的沖擊力與美感則變得更重要,比如好的字體設計、版式設計等這樣的被有意識得運用到設計中。在一個項目中,藝術指導(art director)首先要對項目中美術的部分負責,設計作爲項目中美術的一個要素,針對客戶或是品牌的功能的訴求需要給出一個負責的回答。對經驗不足的設計師給予指導,控制項目視覺體系的方向是很必要的。比如對于客戶的訴求,這樣做不對,應該那樣做比較好,像這樣給予意見。
針對被委托的事情,藝術指導(art director)有把信息傳達給一般的受衆這樣的責任,所以,成爲藝術指導之前,先作一名優秀的平面設計師的經曆是必要的——總的來說,做商品,人們會不會買?做海報,人們會不會看?
    有時候當做一件新東西,有跟藝術創作很接近的地方。比如設計一個新的咖啡杯(拿起手旁的咖啡紙杯),也許設計師覺得這個形狀怎樣都可以,但受衆的大家真認爲是一個裝咖啡的杯子嗎?也許做的設計師覺得這是最好的了,但作爲藝術指導你得告訴他,別人並不明白這個玩意兒是拿來幹什麽的,怎樣做才讓人們更容易明白一些。其實就是像這個樣子把方向給很好的樹立起來,把設計進一步優化,在委托做這件事的客戶與普通受衆間建立互相理解的途徑。一般受衆說NO的時候,爲了把NO變成YES怎樣做才好?不把互相理解的途徑建立起來一切只等于零。當然即便是對方已經理解的情況下亦需要讓設計更進一步優化,邊理解藝術的部分並和溝通傳達更好聯系起來不就是所謂的藝術指導嗎?

澁谷克彥作品 :1999年元旦 資生堂新聞廣告。如果在正月初一,初二夢見富士山、鷹、茄子這三種東西,那就會有好運。


進入資生堂,在資生堂的成長


TOPYS:您當時怎麽想到進入資生堂這樣一間化妝品公司的呢?
澁谷:雖然資生堂是化妝品公司,但是宣傳部(設計部門)作爲設計機構有很長曆史了,與其他有名的設計公司並無二致,曆史上也不斷湧現優秀的設計師。當時並沒有太考慮到這是一間化妝品公司。
其實大學開始並沒有一直想進資生堂,爲什麽這樣說呢,在泡沫經濟之前設計行業大量開始吸收新人,我那時候經濟是最不景氣的,也就是所有設計公司和部門都不招新的時代。在我之前一年資生堂只收了一個新人,再往前幾年幾乎是零。當然如果當時公司沒有發求人公告我也不可能去考試。如果不來這裏,剩下的選擇大概就只有廣告公司啦。


TOPYS:您當時做了怎樣的准備?

澁谷:其實並沒怎麽准備,跟現在千分之一的概率比起來,在我那個年代來講考的人並不多,當時有個坊間傳言差不多每個學校,東京的幾個美大各兩人這樣吧,總之很嚴格,雖然不像現在一千的倍率,差不多是三十的倍率,但也並不容易。第一階段的考試是作品審查,只留下了四五個人。在我的學生時代,其實並沒有好好學習設計,規定的課題也老是在偷懶(笑)。就是給(面試官)看了些平常的速寫,然後說現在還正在學習的階段,作品也是趕在招募快結束的時候才交上去的。要說真正開始准備(找工作)實際是大四暑假結束後,真的是最後的最後,很晚吧。即便是那樣也沒能准備什麽作品,入職考試就有點像一年級的素描課,現在依然記得是很精細的描摹秋刀魚,很細的線描。那其實也不算設計吧,當時真的對設計的參照什麽也沒有。

 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還臨摹過唐草紋樣,因爲在當時視覺傳達研究室的人氣很高,一定要很嚴格的學習字體設計和美術字,我並不十分喜歡那種氛圍。所以我選擇的研究室是紋樣研究,原因是據說當時管理很松,而且自主研究一樣能給畢業(笑)。比我大兩個年級的前輩還有佐藤卓,他後來上了大學院(研究生)所以畢業倒是一起的,他最初就職的電通就在現在這裏的邊上,走路1分鍾的樣子,在他獨立工作室之前我們常一塊兒吃飯,玩耍。實際上我們高中就認識了,到今天差不多也有40年的時間了,我可知道他不少的事情(笑)


TOPYS:進入資生堂後怎麽學習設計?

澁谷:首先當然是字體設計,從資生堂獨有的資生堂字體開始學習,老師和教科書都有,學習整整一年時間,在此之間不光學習,還要畫資生堂美術館的海報,例如現代工藝展之類的,整整一年時間。標題全得是用資生堂字體來寫,先統一單字平衡,然後平衡相鄰的字再到全文。正文、小字、斜體各自有各自的平衡。對于字體平衡的把控真的學習不少。作爲至今的影響,說起來還是資生堂字體的精神,比如弧度的曲折,資生堂字體的上半部比較柔,下半部分很直,總的說起來,字腰的部分很高,也就是重心會很高,這雖然說起來只是字體設計,但從中表現出來了女性的輕柔和高雅,在認爲設計排版全部完成後,往往還會稍微把字拉高1公分,上面緊下面松的感覺。

資生堂字體,訪談後查閱山名文夫先生著作《體験的デザイン史》(誠文堂新光社; 新裝復刻版 2015)得知,最初並沒有一定樣式的資生堂體,雪岱先生個人十分偏愛中國的宋朝體(仿宋),所做美術字多受宋朝體結構影響,後衆多資生堂系設計師在雪岱先生的字爲藍本,在此基礎上不斷加工形成資生堂體。


【TOPYS】資生堂字體「美と、あそびま書。」

TOPYS:傳聞這字體是小村雪岱設計的
澁谷:其實應該很多人改良過,最早總結成教科書的實際是山名文夫先生。曆代設計師一人一人,大家幾乎都是手寫,所以經手的設計師個別字是有差異的。


資生堂的企業文化緣


TOPYS:請您介紹一下資生堂和宣傳部吧
澁谷:今年剛好是宣傳部成立整100周年,而公司有140年曆史了。資生堂最早是西洋風藥局、最早的創立者是福原有信先生,但成爲股份公司第一代社長是他的次子福原信三,信三先生創立了支撐資生堂的最主要兩部分,實驗室和意匠部,也就是宣傳部(設計部門)和研究所(産品研發部門)的前身,這個是當時其他公司所沒有的獨特存在。在創立意匠部的時候信三先生也是位攝影家,曾在法國和其他一些歐洲國家遊學,所以藝術家的朋友非常多。當時召集到意匠部的自然也是日本最優秀的藝術家們,目的就是嘗試下日本所沒有的東西,設計師這個職業當時在的日本也都還沒有。與其說做商業,不如說爲了追求美而把藝術家們召集起來,所以像雪岱先生這樣的人都在裏面。實際上,比起單純的廣告,設計更有藝術的特征,爲什麽這樣說,化妝本身是女性追求美的行爲,這種美能到什麽程度,大概沒有界限,不也可以理解爲是種希望能呈現出對美的挑戰這樣的一種資生堂企業姿態嗎?

TOPYS:剛才聽您說信三先生是留學法國,所以早期資生堂設計那麽強的Art Nouveau風格。
澁谷:其實Art Nouveau更早在創業初期的1927年就開始了。到信三先生就任那時候大概已經到了Art Déco流行的時候了。當然在當時的巴黎建築裏也看得出,那就是從Art Nouveau中出來了Art Déco這種比較新形式的時代。因此當時肯定受到了這樣的影響,小村雪岱先生當時作藝術指導的時候肯定說,能不能把東西做得更Art Déco一些呢,從歐洲的時尚元素入手,實際地進行操作,做些漂亮地東西出來,于是就會跟當時可以做這些事的藝術家們開始合作了吧。

Art Nouveau,中文譯作新藝術運動,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期形成與法國的藝術風格,對20世紀初期大衆文化與現代藝術有很大影響。
Art Déco,中文譯作裝飾美術,流行與19世紀20年代到30年代的藝術風格,多采用幾何形的造型風格是其特征。


1937年早期資生堂宣傳 山名文夫   ©山名文夫のグラフィックデザイン /ピエブックス 2004.11   

1938年早期資生堂宣傳 山名文夫   ©山名文夫のグラフィックデザイン /ピエブックス 2004.11   

TOPYS:但實際上雪岱先生的作品看來日本木版畫的痕迹也很明顯

澁谷:是這樣的,福原信三先生的寫真也是如此。就是兩種元素兼容的感覺,我個人看法,信三先生的照片有濕潤的感覺。日本是個濕潤的國家,而歐洲很幹燥,他不是把這兩種感覺一刀切開的,而是一體化。濕潤感剛好也切合化妝品,很舒適的感覺。歐洲四季並不明顯,冬天之後一下就到夏天,但日本不是,季節間過度時期很長,很多美好的事物就是在這變化裏出來。

TOPYS:資生堂前輩中有很多厲害的人物,會有壓力嗎?
澁谷:壓力說不上,我進公司時候部長是中村誠,最高上司,真的一直很承蒙照顧這樣一種感受。也很喜歡仲條先生,最早就是很單純想跟他成爲認識的人。當時花椿編集部設在宣傳部內,我就常在那個地方轉來轉去,等仲條先生過來了就打個招呼(笑),想讓他記住我。當然隔一段時間有好作品也給他看。

 資生堂廣告海報 中村誠image©️美と知のミーム、資生堂  / 資生堂 1998.10     

1995《花椿》仲條正義 image©️美と知のミーム、資生堂  / 資生堂 1998.10  


TOPYS:進來前就知道仲條先生嗎?
澁谷:名字不知道,最早在資生堂的ザ・ギンザ(資生堂建築)裏看到很多平面設計,非常美,就是完全沒見過的感覺,那些包裝、海報,整體的ci設計就是仲條先生手筆,是進了公司才知道這些是公司內部的設計師做的。學習的話也不像學校裏那樣因爲會害羞(笑)。但是時常拿作品給仲條先生看,聽感想。他說的話比較高深,不認可的作品,自然不會表揚。

TOPYS:被表揚了的話呢?
澁谷:超高興啊(笑)。就像做唐草紋樣的時候,雖然開始他說不錯,後來卻說准備弄到什麽時候,差不多就行了,看著不舒服,快別做了。他說話比較凶,總是你小子怎樣怎樣的(笑)


關于《花椿》


TOPYS:《花椿》是一本怎麽樣的雜志?

澁谷:與一般公司的企業雜志相比較,《花椿》是反映資生堂企業精神的一本PR雜志。

本來在資生堂門店裏一定有擺放《花椿》的位置,但店員完全不能明白這本雜志到底幹什麽用的,因爲內容有點太過前衛了,看不下去,因此就那樣放著,店員推薦給顧客,或者就是直接塞到顧客購物袋裏去。但漸漸那樣也很麻煩,後來店員連紙箱也不打開就直接扔掉了,被說成沒有用處的東西,覺得有點寒心。

 但是資生堂必須要做最好的東西,只能用最好的藝術形式呈現,那種爲了讓顧客知道,去做些低級的東西,只是單純的銷售而已。能夠理解我們的顧客,能夠讀一讀《花椿》,能帶給她們一些美的感受,留下一些美好的東西,我覺得是很好的。

 《花椿》1939 山名文夫 image©山名文夫のグラフィックデザイン /ピエブックス 2004.11 

《花椿》1939 山名文夫 image©山名文夫のグラフィックデザイン /ピエブックス 2004.11  

TOPYS:既然是pr志,那麽裏面到底反映什麽樣的企業精神
澁谷:作爲企業扮演的社會角色,不是單純爲了銷售,社會貢獻與位置也很重要。幫助人們去想像美的生活的文化便是資生堂所期待的企業目標。比如汽車公司不是賣車,是在搬運人們的幸福。對資生堂來說,它的産品不僅是化妝品,更是能讓人感受美並爲此感到喜悅的企業。
對一般的人來說,美好,應該是出現在美術館裏的昂貴的藝術品——然而希望資生堂把美的概念更廣義化,比如路上看到一塊石頭,把它拿回家也許比藝術品更美。千利休(日本古代哲學家)認爲碎了的碗很美,其實就是將一種價值改換,真正美的價值能讓任何人都可以享受到。

image©️資生堂   澁谷時期的花椿

TOPYS:那您不嘗試下折衷主義?
澁谷:經常在試啊(笑),比如請有名的藝人或者模特,大家平常看到過這些人,或者喜歡這些人,忽然看到他們在做跟平常電視劇裏不一樣的事,先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看的人很容易被帶入。但是一般來講做所謂調和,都是自己理解範圍內的藝術,不懂的不做,自己認爲不行的也不做。有時候雖然很沒辦法,但是沒有了藝術性的元素是絕對不行的。當然,流行的東西也是人追求的一部分。

TOPYS:怎麽想到做唐草紋樣海報,而且持續做那麽多年?
澁谷:資生堂創業初期就使用唐草紋樣,並設計唐草紋樣。當時歐洲的高級商品必然會有唐草紋樣,是那個年代人們珍視並喜愛的裝飾,所以也傳入日本。但是到了現代主義的時代,裝飾變得多余陳舊了。有很長一段時間,幾乎沒有人再使用和設計唐草紋樣。但是現代主義手法與資生堂似乎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唐草紋樣好不容易能成爲資生堂的象征,因爲現代主義設計大家變成都一樣,那樣很無趣不是嗎,怎樣與別的公司有所差別,所以想到什麽是這個時代也通用唐草,大概是最初的動機吧。
最初用的其實是曲線,就是Nouveau風格,但是前面說到仲條先生覺得看了不舒服的,所以說差不多別做了,但我說還想做下去,怎麽辦才好。最後聽從仲條先生的意見把構成元素改成了直線。那就是Déco 風格了不是嗎,你不認爲仲條先生就是個Déco派嗎?(笑)

 資生堂化妝品包裝設計 山名文夫等1951-1960    image©️  美と知のミーム、資生堂  / 資生堂 1998.10         山名文夫    image©️  美と知のミーム、資生堂  / 資生堂 1998.10     


TOPYS:直線的系列後來就是龜倉賞的那組,評委會給的評價是,繼往開來。您覺得對于傳統的繼承與改變各自是什麽。
澁谷:資生堂的唐草紋樣在廣告中原本是歐洲風格的裝飾,但設計師的做法在不斷改變。這大概像身體內的循環吧,這樣說我想中國的讀者可能更容易理解一些,體內的有益的氣流動,可以讓全身充滿能量。唐草不僅僅是西洋來的裝飾,而是一直以來資生堂的精神的一種流傳。

image©️資生堂      澁谷克彦 唐草海报   


編後記
回憶起第一次見到澁谷先生還是在一場講座上,開場的時候他跟大家聊了很多關于自己樂隊的事情,而他較清瘦的身形和清晰有磁性的聲音讓坐的較遠的我誤以爲是一位青年人,講座中才發現,澁谷先生進入資生堂已經三十年有余。
這次閑聊中問起澁谷先生喜歡讀什麽書,他說如果是日語,最美的文字還是選三島由紀夫——這個回答確實不意外,很多事情他顯得很隨性,也不在意,但在工作中追求完美,藝術性這件事卻顯得非常執著,多年如一日。
即便在大衆化的商業領域也是很明顯的高山流水覓知音的感覺,這大概有他鍾愛的資生堂精神帶來的影響,也或者是性格中與生俱來。

來源:頂尖文案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