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永真:再那個一點

編輯/桃紅小閃電@頂尖文案TOPYS

原文/聶永真

(2010-06-17 02:23:55)

12年前,還在高中時期的我,常于步行至學校的途中,在沿路的餐車攤販買早餐,我記憶中最深刻的,是有一台賣三明治漢堡的餐車,無論你買的是豆漿、紅茶或奶茶,老板娘都只會給你黑色的吸管。我爲了那每天一支的中杯冰奶茶佐黑色吸管瘋狂著迷,在早自習時間每喝下一口,都會覺得當天的自己特別好看也特別的詩意,自己活得像一條司迪麥(注1) 。環顧四周同學們插得此起彼落的彩色缤紛紅綠條紋吸管,懷疑大家對告別童年的十七歲是否缺乏感覺、懷疑彩色吸管等于三民主義、懷疑黑色吸管是不是很不上道。

是的我有病,病得算重最後就變成了一個設計師。上個禮拜去通化街吃晚餐,回家的時候在「傳奇」(注2)買了一杯柳橙綠,傳奇小姐塞了一根C100(注3)的藍色吸管到袋子裏,回家的一整條路上我都心神不甯,一直不斷地想「柳橙綠到底要配什麽顔色的吸管呢?」這件事。白色的很棒,喝飲料的時候可以很純粹、不影響「看的味覺」。我當然不會忘記黑色有多麽好看。 M100(注4OK。橘紅色OK,但說「橙」紅色看起來比較可口。青綠、粉紅、跟粉紫不OK,想像它們從嘴型一脈相連到杯口的形貌,就覺得還有進步的空間。非常深的深紫、非常深的深綠、非常深的深藍或整支透明都很棒,一樣的制作成本但顔色可以讓它看起來貴一點,搭上柳橙綠的顔色,夜市的價錢卻可以有「在窗內喝一整個下午咖啡」的視覺口感這樣很棒。最後,吸管不能太粗,張口的range關系到吸允的情調,窄一點比較慢活。

如果夠爽可以當上一個設計師,一定有幸帶著比別人多的瘋狂偏執的感官病、帶著來自宇宙深處的神秘爆炸阿基拉力量。盡管抱怨市場太過機車老土、盡管有時得要妥協,但任何東西只要存在它就可以被改變,隨時都要有自覺、隨時都要聲援自己最強的敏感帶:

● 愛找碴。

● 不重複消費者現成的品味

● 停止愛用別人的路數。

● 毀滅boring

就是總有人可以夠有感覺,所以黑色衛生紙奇貨可居,沒有logo跟小少女patten的文具贏得熱愛,沒有礙眼三八印刷的白色紙杯白色牙刷白色筆記本和白色容器降低成本卻可以賣得更貴,因爲它們輕易解放了某些不滿也不吭聲的市場需求,願意花更多的錢來購買認同。 

消費群對産品的感知有多悶也鮮少向生産者主動表達抗議,但設計師只要開發到消費群潛在的那麽一點點秘密意識就會注定大贏。 

所以,如果星巴克吸管紙套外的綠色標准字可以再少兩級、「不建議使用在熱飲」的警告字體不要是魏碑體.....;如果「國泰世華銀行」六個字的字間可以密一點、不是黃底紅字配色.....;如果煙盒外的警告更有力量、不只限于文字......;如果SOGO複興館的顔色不要那麽像粉彩版的郵局......;如果任何一支手機都可以拿來坐公車搭捷運,而不是只能選擇制式的呆板官方款......;如果悠遊表上不會明顯地在正面硬給它印上logo(搞不好可以多賣個一萬支)......;如果所有城市都有自行車專用道......;如果所有抽取式衛生紙的包袋印刷降至10%以內......;如果第一航廈在缺錢的情況下至少重新粉刷一下......

一個簡單的小敏感就可以決定一個有力的生活形態。如果我們不要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果生活一起敏銳一點,如果我們積極去表達我們想要。 

希望藍色的吸管珍重再見。

  

1:「司迪麥」,九零年代很紅的口香糖,「意識形態」操刀,有很多顔色可以咀嚼認同哦

2:對,就是那間黃底書法提字的茶坊。

3:「C100」,CMYK印刷四原色中的C(藍青色)、濃度百分之百(例:Microsoft Word的「Wlogo顔色)。

4:「M100」,CMYK印刷四原色中的M(洋紅色)、濃度百分之百(例:「玫瑰唱片」的標准字顔色)。

 

此篇爲

special preface to/台灣設計師周特刊刊引文

 

來源:頂尖文案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