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直播的時候,來看看國外直播怎麽玩

隨著移動互聯網環境的優化,實時直播的普及變得可能。國內一大波平台興起,從YY到QQ,從鬥魚到熊貓,既有起家于傳統pc端的遊戲、社交平台,也有映客、趣看、花椒這一批發端于移動app的新秀,帶來了全民直播的熱潮。有關直播,國外都怎麽玩?LeMore 實驗室帶著小夥伴們來看一看幾款火爆的直播平台。

Meerkat:起于社交媒體,衰于社交媒體


Meerkat是一款iOS 上的視頻直播應用,與Twitter 賬戶關聯,用戶只需要簡單的點擊就可以開始向粉絲直播,還可以提前預告直播時間。直播開始時,用戶的Twitter 賬號會自動發送一條帶有在線直播鏈接的推文,所有人都可以通過鏈接在任何設備上觀看。

作爲移動視頻直播平台的最早提供者,Meerkat的發展曆程是必須要關注的。概括起來一句話:成也Twitter,敗也Twitter。

起初所有的 Meerkat 的社交關系來自于 Twitter;而就在 Meerkat 火了不到兩個月的時候,Twitter 通過之前收購的 Periscope 也推出了類似的服務,並且封殺了 Meerkat;2015年4月 之後,Meerkat 其實就進入了第一個下行區間,2015年 5月開始,Meerkat 嘗試支持 Facebook 賬號登錄,其希望利用 Facebook 的社交鏈起勢,然而 3 個月之後 Facebook 開始測試類似服務Facebook Live。而2016年,Meerkat CEO Ben Rubin 近日向外媒表示,決定放棄直播視頻社交網絡業務,原因在于無法跟 Twitter 和 Facebook 推出的直播業務相競爭。在兩大社交網絡的沖擊下走向衰落,難免讓人惋惜。

Periscope:Twitter的親生孩子

Periscope,流媒體直播服務運營商。Twitter2015年3月接近1億美金的價格,收購Periscope。4月初,Periscope正式上線,依靠著Twitter龐大的用戶的流,發展迅猛,Twitter發布的2015一季度財報中顯示,在發布十天之內,Periscope即獲得了100多萬用戶。截至2015年12月10日,蘋果公司發布了2015年“App Store最佳應用”名單,Periscope獲得“iPhone平台最佳應用”。

圖爲2015年5月2日,英國凱特王妃誕下第二個孩子,CNN皇家記者Max Foster在擁擠的媒體區內,通過Periscope與無數關注英國皇室的網友實時互動,並直播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如何帶著小公主夏洛特離開聖瑪麗醫院。名人推廣策略讓Periscope火爆程度大增。

Twitch:垂直精准,遊戲直播第一站


Twitch是一個面向視頻遊戲的實時流媒體視頻平台,由Justin Kan和Emmett Shear聯合創立,它是Justin.tv旗下專注于遊戲相關內容的獨立運營站點。


Twitch 前身是Justin.tv,設計的初衷,就是要打造一個電子競技視頻平台,也就是廣爲人知的eSports,後續發展過程中,也添加了脫口秀等娛樂直播內容。2014年8月26日亞馬遜宣布,亞馬遜將以約9.7億美元的現金收購流媒體直播遊戲視頻網絡Twitch Interactive所有流通股。遊戲直播,是Twitch的主要定位。

Facebook Live:熟人社交的重頭戲


2016年2月,Facebook開始推出其視頻直播(早在2015就已經開始在美國測試其Live Video功能),最初該功能只限于美國的部分iOS用戶和一些名人,幾周過後,即宣布將該功能推廣至30余國家和地區的用戶,短期內也會在安卓設備上線。而在4月份,Facebook已將這項服務放在了其應用內部的顯要位置。對全球60個國家的許多iOS和Android用戶來說,Facebook Live服務已被放置于顯示欄上。此舉代表著Facebook給其他在線競爭對手帶來的最大挑戰。依托Facebook強大的熟人社交流量,這款應用在短期內跑馬圈地,快速成爲主流直播軟件,似乎沒有任何懸念。

Facebook Live直播紮克伯格演講


總結國內外幾個主流直播平台,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入口是興起的根源,大平台勢不可擋

直播軟件核心依然是社交,因此嚴重依賴入口和傳播。換句話說,直播實質上只是內容生産工具,而不具備平台化的條件。所以Meerkat的火爆很大程度上依賴Twitter平台——它使用Twitter賬戶登錄,借助Twitter上的關系圖譜給用戶推薦關注對象。這種發展路徑雖快,卻也爲後續危機埋下伏筆,隨著Twitter收購Periscope,封殺Meerkat,後者逐漸走向衰落。而能與Periscope抗衡的,恐怕也只有Facebook Live 這樣的大平台了。

一幅Periscope殺死Meerkat的漫畫


這也爲國內外直播平台創業提供了前車之鑒:警惕對大型社交平台的依賴,如不服從收購,就要做好應對封殺的准備。從另一個維度看,主要社交平台,也要提前做好對直播的布局,以免失去先發優勢,使後續競爭成本過于高昂。

二、入口之後,還要看內容

內容包含兩個層面:1.軟件本身的交互方式;2.直播內容的生産

從觀衆的交互層面看,以Periscope爲例,它使用一種新的方式,來顯示用戶對直播視頻的評價:即無數顆紅心。當用戶觀看直播時,可以點擊屏幕向播主發送紅心。只要點擊屏幕,播主和其他觀看者就會看到你獻上的紅心,而且這些表示支持的紅心圖案並沒有數量限制——你甚至可以雙擊屏幕,一次送上兩顆紅心。這樣一來,播主就會知道他觀衆的反應。這類交互方式上的細節創新,也是維持用戶的關鍵之舉。

Periscope發送紅心功能大受歡迎

直播內容生産方面,在創作過程中,更多的用戶基數參與,是內容生産的基礎。如果從內容的承載形態的沿襲看,移動端的社區産品大概經曆了:文字-語音-圖片-視頻-直播的叠代,從文字到直播,內容的生産門檻越來越高,需要平台給予更多的激勵。PGC和UGC內容要結合起來,這對平台來講是一大挑戰,對內容創業者則是很大的機會。

三、盈利閉環形成尚需時日

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目前已逐漸明晰,但形成生態閉環尚需要時間。以Twitch爲例,直播者可以通過以下幾種方式獲得收入:

1.用戶打賞:帳號通過Twitch認證以後可以開啓Subscriber模式,用戶可以支付每月五美元成爲這個主播的訂閱者,在該主播的頻道裏可以享受一些特別福利。用戶的付費大多數直接付給主播,少部分歸Twitch。

2.插片廣告:主播可以在自己直播的間隙休息時間,選擇讓Twitch播放廣告。廣告收益大部分歸Twitch,也有一部分歸主播本人。

3.與贊助商合作:主播一般都和某款遊戲等有關,參與Twitch舉辦的專題活動可以獲得收益。

平台的盈利,則包含以下方面:

1.購買會員:用戶購買按月付費Turbo,相當于全站VIP,可以享受一些專屬區域和聊天標識、表情等。

2.打賞分成:用戶向主播的subscribe付費,有一部分歸Twitch。

3.廣告收益:主播讓Twitch播放廣告時的大部分收益。

4.線下活動:和遊戲設備廠商等的活動以及官方線下活動的收益。

與此同時,直播平台也需要負擔起大規模流媒體服務所需的服務器、帶寬以及CDN等,覆蓋這些高昂的成本並形成良性閉環,需要更加豐富的盈利方式。

四、平衡內容創意與監管

諸如Periscope等視頻直播應用,的確已成爲用戶了解真實發生的第一選擇。但是,相應而來的視頻直播倫理爭議,也讓其陷入兩難境地。以Periscope直播曼哈頓火災爲例,資深編輯Mary T McCarthy認爲視頻直播讓他人“圍觀”受害者死亡、暴露現場殘酷畫面,並讓受害者家屬以這種方式知曉自己摯愛的人喪生,這是令人反感和不道德的。與此同時,對暴力、色情內容的管控,需要平台和創作者平衡直播創意與監管的關系,這是國內外所有直播平台都必須面對的問題。讓直播“不作惡”,既是挑戰,也是平台應承擔的基本社會責任。


作者介紹:LeMore營銷實驗室(微信公衆號ID:LeMore_Lab),成立于硅谷的智能硬件海外推廣與營銷平台,發掘有價值的産品和人才,洞察最新海外營銷趨勢,分享最實用的營銷工具與案例。


來源:頂尖文案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