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手機

文/南吉@TOPYS

TOPYS WEEKLY 一周脱稿秀 【第42期】 

以前諾基亞時代我們並不玩手機。我們把諾基亞拿在手裏時,想的最多的是給誰打電話,或者用它來砸核桃,偶爾打架砸人,最沉迷也就玩玩貪吃蛇。

時過境遷,魔性的喬布斯真的改變了世界:地球人多數向他低下高貴的頭——都在低頭玩手機。告白和情話這麽甜蜜的事情都還是離不開手機。這仿佛是一種宗教儀式,是基督教、伊斯蘭教與佛教之外,誕生的第四大宗教:手機教。

手機教是個邪教嗎?蓋棺方可論定,但手機看樣子是不死的,大有萬歲的勢頭,甚至有人說現在“手機是世界的中心”,這難道是哥白尼“日心說”之後的又一偉大發現?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生意模式都圍繞手機展開,確實是一個“全民皆機”的年代,花很多時間低頭玩手機是人類一種新常態。但這讓人想起一些古老的壞習慣,比如中國的裹腳,比如美國的蓄奴,那些年代過去的並不算久遠,在當年這些都被視爲時尚,是天經地義之事,反對者反倒都被打死了,所以今天我寫這個話題也是冒著生命危險的

其實大家都明白自己加入手機教的時日已久,但因玩手機是大勢所趨,手機也會越來越好玩,人類最不擅長的事就是壞自己的好事,低著頭算什麽,又不是下跪,更有甚者認爲,我玩手機怎麽了?我把搶劫強奸、殺人放火、賭博吸毒的時間省下來玩手機你丫還有意見啊?不玩手機,難道我玩藝術去啊?不幹那麽墮落的事!

反倒是我向手機宣戰有反動的嫌疑,但原因其實很簡單:老媽首先發現了異常,洞察到我過年那不叫“回家”,只是換了個玩手機的地方而已,手機面前,世界已無故鄉和他鄉之分,這簡直禽獸不如,羁鳥還他媽戀舊林呢。後來有一次我3歲的兒子小瓦因爲讓我過去他那邊看一樣東西,結果我沒及時去,他吼了一句“爸爸不要再看手機啦!”我突然醒悟了:當年我當兒子的時候不聽老爸的話,現在唯一的彌補機會就是當老爸了可以聽兒子的話,一個閃念冒出:我想當個聽話的好爸爸。于是我下載了一個叫“Moment”的APP,開始監控我每日用手機的時間,下載了這個利器,故事本應該有個完美的收場了。

但我還是長時間玩手機,手機真好玩!那麽多漂亮的APP,那麽多好玩的遊戲,那麽多可以聊天的人……我看著Moment記錄的時間,每天通常在250分鍾上下,對“分鍾”很麻木,直到老婆不經意幫我換算成“小時”,恍如五雷轟頂:每天對著手機的時間有4個小時上下,我突然意識到這樣的人生還不如去犯罪,不如去裹腳,去蓄奴。

同時也猛然覺得自己怎麽越來越沒文化了,查看從2006年開始至今的豆瓣讀書記錄,發現自從喬布斯重新定義了手機之後,閱讀量下降很多,根據“一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的理論,我也終于找到自己越來越醜的原因了。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是時候向手機宣戰了

人們做出改變是因爲覺得自己還有救,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通過自律,規定自己每天使用手機時長不超過99分鍾,不能再少,畢竟手機確實是世界的中心,不用它就得失業。99分鍾是一個完美的數字,是通往徹底墮落的最後一根稻草。99分鍾看似很多,其實非常少,除去7小時睡覺,每天剩下的時間裏,每小時只能最多用5分鍾。

由于很多工作需要用手機處理,99分鍾這點時間有時候晚上我9點多就用完了,以至于所有9點以後的消息只能第二天0點才去看,這非常需要定力。

如今我已完美贏了手機21天,並大有永遠自律的迹象。但戰勝了邪教,並沒有當英雄的感覺,不過有種強烈的“出院”、“出獄”感。至少現在覺得自己更像正常人,陪家人時徹底不玩手機了,吃飯、走路、睡覺、會友也都不看手機了。

尼采說: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爲怪物。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當你凝視著手機時,手機也凝視著你。

一周脫稿秀,我們下周見!


來源:頂尖文案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