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門專訪陳漢輝:我這十八年

這是一個在上海戰鬥了八年的香港籍創意人,是一個獲獎頻頻卻又相當低調的創意人。

很多人把他的名字和陳國輝搞混,更多人難以想象,自己的十八年廣告生涯會如何度過。

他會和我們聊一聊他的廣告生涯,並一同分享他十八年的廣告感受和經驗。對了,該同志至今仍是單身鑽石王老五。

 陳漢輝,上海JWT創意群總監。

上海八年

廣告門:Andy,你哪一年來到上海的?

陳漢輝:我是2000年來的上海,有八年了。其實在上海有很多香港人比我待得更久的,十二年的都有。

廣告門:但是像你這種管理級別的,時間還是算比較長的吧?

陳漢輝:對,上海JWT,是我待得最長的一家公司。

廣告門:聽說你從小在英國長大,所以你長得都有點像英國人?

陳漢輝:哈哈,沒有啦,不太像吧。對,我從小從英國長大。

廣告門:你很少接受采訪,很少抛頭露面……

陳漢輝:是,我可能比較低調,呵呵。

廣告門:嗯,有很多朋友問,陳國輝、陳漢輝他們是不是哥倆啊?(笑)

陳漢輝:我中午的時候還在和陳國輝吃飯……以前總是有人把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混在一起。他們問我,到底你們是兄弟啊,還是什麽關系啊?呵呵。對了,你見過陳國輝沒有?

廣告門:還沒有榮幸得見,但是我看過他的照片。

陳漢輝:對對,他和我長得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不會是兄弟。(笑)

廣告門:你在英國多久啊?

陳漢輝:在英國很久了,我差不多十歲就過去了。然後90年回到香港,在香港做了十年。我在香港第一份工作在THE BALL PARTNERSHIP(EURO RSCG的前身). 我哪個時候的老板是TK,現在BOW WOW WOW的老板和導演。他在廣告界很久了,蠻有名氣的一個新加坡人。以前很多新加坡人在香港工作的, 現在都跑到上海來了。

香港十年

廣告門:你是哪一年入行的。

陳漢輝:我是90年入行的,有十八年了。後來去了幾家公司,其中有兩家就是JWT香港和李奧貝納香港。在李奧貝納香港的時候,我和李少蕙拍檔,後來她去紐約了。我在李奧貝納待了三年多,然後就過來上海這邊。那個時候,在香港工作是蠻有挑戰性的,很忙的。其實那個時候公司叫我來上海做,但是那個時候我們看到上海的廣告還是不怎麽樣的,所以就不想過來。後來,我慢慢覺得內地的廣告越來越有希望吧,就決定過來了,一直做到現在。我初次過來的時候是和陳國輝搭檔,他比我早到一個月,我和他搭檔了大約兩年。我是Art,陳國輝是Copy,後來我們就分開了,因爲要去不同的團隊。

廣告門:最早的時候,是什麽促使你要做廣告?

陳漢輝: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就是十幾歲的時候……在英國念書的時候,我們的暑假比較長,那個時候,我就問老師,有沒有朋友在做廣告或設計,我可以去幫忙。然後他有一個朋友,在倫敦開了一間很小的公司,(就介紹我過去)我每年暑假抽兩個月在那邊工作。開始的時候就是泡泡咖啡,幫幫忙,學習學習。那個時候,還沒有廣泛地使用電腦,都是手繪。在英國念完中學,然後念美術學院,都是在那邊工作。我一直想進廣告行業,但是因爲我讀商業設計,那邊的學校是偏向設計的,我畢業後,就在英國做了一兩年,因爲那個時候英國的廣告境況也蠻好的。八幾年的時候,有很多英國廣告公司做了很好的廣告,廣告人生活也蠻好的,他們都開很漂亮的車子,有很漂亮的房子。

廣告門:這是你那時的生活速寫嗎?

陳漢輝:呵呵,不是,我沒有那麽好,甚至連車都沒有。那個時候有很多人想進廣告業,問題是英國的廣告業競爭比較大,我覺得那個時候進廣告公司更難。英國的廣告那時就很成熟了。比如說,你是念設計的,就很難進廣告業。我畢業前後,有很多設計公司的領導人來到我們學校,給我們演講,然後我就去和他們溝通、聊天啊什麽的,然後他們就跟我說,Andy,你畢業後,過來我們這裏工作吧。所以我就做了幾年設計。但是後來,覺得設計是好的,但那不是我想做的。我就跑到香港去,然後在香港一做就十年……其實我沒有想過做那麽長,只是想在香港做幾年,然後去別的國家,比如澳大利亞、新加坡,那些廣告比較好的地方,但不知道爲什麽,一做就是十年。(笑)

廣告門:在香港工作十年後,你應該舉辦一個低調的PARTY,慶祝Andy陳漢輝同志在香港工作十周年。

陳漢輝:(大笑)哈哈,對對。最近,我剛升職(創意群總監,GCD),都還沒有請大家吃飯,實在是太忙了。

陳漢輝:“廣告可以做一輩子。”

廣告可以做一輩子

陳漢輝:我覺得廣告啊,有些人可以做一輩子,有些人也做得很老了,我覺得要看人。

廣告門:像你這樣,狀態比較穩定的、興趣又比較持久的,不妨一直做下去,然後說不定做得還會很高興。

陳漢輝:其實我覺得做廣告,經常會碰到很多難搞的東西,但你不能說客戶難搞就不做了。其實很多廣告人,都想有時間聽聽音樂、看看電影,看看書啊,等等,我們做廣告時都可以把這些東西融入。像我就很喜歡看電影,我看到的東西,就可以在我的廣告中表達出來。我覺得做廣告是一個蠻有趣的行業,如果你讓我現在去普通的辦公室做一份工作,我肯定呆不下去,因爲我很喜歡廣告這個行業。雖然有的時候,也會想:你從事這個行業幹什麽?會有很多的困擾:你做的東西,會給客戶彈回來……但是比起來,還是比其他行業幸運得多,起碼你會有很多滿足感。

廣告門:廣告,就是不停會有新的工作,然後不停地會有成就感,然後不停地會有新的挑戰……所以會讓你看起來那麽年輕。

陳漢輝:必須有這種年輕的心態。做這行,如果你不停地往壞的方面想,你很快就會老,所以你要抓住一些小的東西去滿足你,否則你會待不下去。其實以前有很多人說,做廣告做不過十年,結果我做了十八年,我最起碼還會做十年。現在當然你越年輕,你的Idea就越新鮮,但是經驗也是另外一種。你做了長時間,接觸的東西比較多,你可以利用這些時間去接觸那些客戶,然後去超越他們的要求,或者可以教育下一代,我覺得這個也是蠻重要的。

廣告門:你跟盧婉儀、李少蕙都搭檔過,你對那個時候是怎麽看的?

陳漢輝:跟李少蕙搭檔,是一件很辛苦、很愉快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們忙得都沒有時間睡覺……我們天天要忙,天天要拼。但是,我們想出來的創意都是很棒的,就得把自己推到極點,所有的體能和精神,都要保持最好的水准。我和她合作的時候,她不停地鼓勵我,然後給我很多信心、Support,她離開香港去紐約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蠻失落的。後來我到了上海這邊,要接受新的挑戰;很巧的,後來她又回來上海,然後我們都保持著聯絡。好搭檔是很難找的,如果你找到一個好搭檔,一定要好好珍惜;其實好搭檔也是互相利用的,互相激勵的,這樣互相之間才會慢慢有默契,慢慢地出現一些你想不到的東西,搭檔也會想到……她現在蠻好的,在香港DDB(任ECD)。

陳漢輝和李少蕙早期合作的作品
作品出自創意功夫網

滿意的作品,服務的客戶

廣告門:在上海工作的這八年時間裏,有沒有你覺得非常滿意的作品?

陳漢輝:我一直在做De Beers(戴比爾斯飾品),雖然我覺得De Beers的創意不是那麽具有突破,但是我們做的廣告正在幫助客戶,幫助他們的生意。他們進來算早的了,我們開始宣傳差不多十幾年了,其實我還在香港JWT的時候也做過De Beers;後來我離開去香港李奧貝納,然後到上海JWT再做De Beers,如果你說創意來講,最有滿足感的就是當我們獲得中國的第一個CLIO AWARDS金獎,是一個散利痛頭痛藥的系列海報,那一年我們拿了很多獎,在4A香港拿了金獎時候還差一票就拿到金帆呢。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是一個海報,然後挖空了一個人頭像,貼在牆上,牆上剛好有一個裂縫,說頭痛欲裂。算起來,那個是最有成就感的。

廣告門:你希望十年之後,Andy會成爲怎麽樣的人?

陳漢輝:我希望十年之後,Andy會是一個值得別人尊敬的廣告人;我希望以後,可以教育更多的廣告人。現在跟我的那些人,我希望我學到的東西,能夠教給他們,那麽,以後這裏都會是他們的天地。

廣告門:上海JWT這邊,主要的客戶有那些?

陳漢輝:我們有蠻多客戶的,聯合利華是其中的一個大客戶;Anta, Ford, 力士的洗發水,沐浴露;夏士蓮的洗發水,家樂,De Beers,Bosch,J&J, 然後還有Inbev的各種啤酒。

廣告門:.看到你們去泰國拍的那個啤酒廣告,很好玩。

陳漢輝:呵呵。還有雅居樂房地産。之前我們幫他們拍了一個小片子,他們很喜歡,後來因爲錢的問題,他們一直都在找機會和我們合作。最近他們在海南島那邊蓋有一個很大的房子,我們應該有機會和他們再合作吧。

廣告門:我們看安踏的廣告,我覺得非常好,這又是一個可以和李甯PK的品牌。

陳漢輝:安踏也是我們非常喜歡的一個品牌。

廣告門:美特斯邦威好像你們做過,然後現在好像給別家做了?

陳漢輝:美特斯邦威好像不找廣告公司了,他們現在應該沒有什麽廣告要拍,可能只注重店鋪了。他以前的那個廣告,我個人認爲還做得挺好的,和一般的服裝廣告不一樣。

廣告門:謝謝你,接受我們的采訪。

 

 

——本次采訪得到上海JWT文案丁丁同志的大力協助,在此,致以崇高的敬意和革命的敬禮。

來源:廣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