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鄉,參加紅軍可以分到土地

TOPYS WEEKLY 一周脱稿秀 【第19期】 

有這麽一個段子:在遊泳館裏,泳池管理員制止了一名男子:“先生,你不能尿在泳池裏!”“哎呀,管理員同志啊,這不是放假人太多了嘛,想去廁所,擠不過去,還得排隊,憋不住啊,而且大家都在泳池裏尿尿啊,又不是只有我”“是有這種情況,但只有你站在跳板上尿!”

長假雖然已經過去一周了,但我知道很多人還沒真正緩過神來。有經驗的人知道,黃金周結束之後的一周,才是我們的補血時間。沒辦法,中國式長假所帶來的累,年複一年,很難改變。不過,如果真要說有什麽不同的話,那就是今年開始,國家在國民素質教育方面的宣傳意識加強了。最近,CCTV就針對國慶黃金周推出“文明旅遊系列之熊貓篇 ”公益廣告。提醒國人“別忘了,全世界都在看著我們”,以此喚醒國人對于文明出遊的意識和主動性。

是的,全世界不僅都在看著我們,還時刻爲我們操心。曾經有個報道說兩個中國人在美國的街上聊天,旁邊的美國人以爲他們快要幹架了,趕緊報警,警察過來之後,兩個中國人很無辜地說:“我們只是在耳語。”事實有沒有這麽誇張我們不清楚,但公衆場合說話大聲確實是中國人的特色之一,所以這其實不只是一個看臉的世界,還是一個聽聲的世界,外國商販就經常通過聽聲音辨認大陸土豪,然後對他們進行重點推銷。

而洞察力再強一點的商販,則會進一步再提供一些免費的小恩小惠,這樣就能牢牢抓住我們了。沒錯,在愛占便宜這方面我們也是出了名的。最近,阿姆斯特丹電信公司KPN就在iPhone6發售之時,改裝了一台移動裁縫車,在Apple店門前排隊的人群前招搖過市,標牌上寫著:免費加大褲子口袋,以適應你的新手機。不一會兒,改口袋的人就排起了長隊。有人說這個借勢營銷,考的就是一個機敏反應,早了不知所雲,晚了先機被占。但我想他們最機敏之處還在于,活動選的地點剛剛好,不信你來中國試試看,我家裏算起來就有18條牛仔褲。

 

沒錯,有一些已經不能穿了,但反正免費,不全都拿去改的話,總感覺吃虧了,就算改完再扔掉,我也樂意(誰幫我配一個賤到欠揍的表情)。說到扔東西,國慶期間有一條新聞著實令人揪心,說因爲遊客亂扔垃圾,泰山景區的環衛工人不得不在極其陡峭的山崖邊撿拾遊客扔下的垃圾。泰山環衛工稱曾經試圖制止遊客亂扔垃圾,但遇到一位遊客說:“我們不扔,你們不就失業了?”

今時今日,我們把東西扔到垃圾桶裏面,是不是真的那麽困難?是不是需要100米助跑之後經過一個三級跳再跨過10個欄然後高高躍起完成四個空中翻騰接著再720°转体劈叉落地,然后优雅地把腰彎得像iPhone6一樣,才能把垃圾投進垃圾桶啊?

不是的嘛。但是哪怕經過多專業的訓練,哪怕是跳高空華爾茲的頂尖舞者,也是面臨著極大的人身安全問題,更何況這些只是普通人的環衛工人,爲了撿起我們隨手丟棄的垃圾而面臨隨時丟掉性命的危險,真的好玩嗎?

 

但是不管是說話大聲,愛占便宜,亂丟垃圾,還是不講秩序,隨地吐痰,不沖廁所,無視禁煙標志,再到經典的“到此一遊”,諸如此類的對國人素質問題我們都說得太多了,我曾經也相信我們無可救藥了。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那句大家稱之爲中國史上最成功的廣告語——老鄉,參加紅軍可以分到土地。

 

我開始反思爲什麽我們做了這麽多年的國民素質教育而成效甚微。後來我好像找到個答案,那就是我們的宣傳部的廣告人才青黃不接,水平下降了。想當年,我們打鬼子,打國民黨,那不是開玩笑,那可是隨時丟性命的事,但爲什麽我們的隊伍還是能迅速強大起來?洞察,必須是洞察。你完全可以還原一下當時關于征兵海報的創作大會。

 

會議開始,大家紛紛爲廣告語的創作出謀獻策,其中不乏“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還我河山”、“常思奮不顧身,而殉國家之急 ”、“上下同欲者胜”等等。Mao總監一直一言不發,等大家的熱情勁過後,Mao總監吸了一口煙,眼睛盯向了窗外,語速慢了下來,聲音略顯低沉,接著說:“同志們啊,你們終究是不懂人心的洞察,一個成功的廣告語,離不開利益點的釋放,剛才大家說的種種論調聽起來都高大上,但是利益點在哪裏?”一語驚醒夢中人!“老鄉,參加紅軍可以分到土地!”就這樣誕生並且鋪天蓋地宣傳開來了。

但是反觀我們現在的宣傳語都是那些?“愛護環境,人人有責”、“保護藍天碧水”、“安全生産重于泰山”、“高空抛物,天怒人怨”、“不要隨地吐痰”...這些不痛不癢的標語口號多到無法一一列舉,我時常在想,你哪怕找不到利益點來說,至少也闡明危害性,一句話表達不了那麽多,可不可以多些公告欄,多些公益廣告,多些電視宣傳?不然看到“隨地吐痰,罰款50”我只會在心裏想,那第二口能半價嗎?


國民素質的改善,民衆有責,國家更有責,現在雖在宣傳上有了一些改善(這方面我們確實也看到CCTV的努力),但還遠遠不夠,其實也不難,達到愛黨愛國教育的十分之一力度就行。



 

一周脫稿秀,我們下周再見。

 

來源:頂尖文案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