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士·韦伯·扬:广告人日记(2)

本書譯者:林以德 連瑜清 李淑娟

1942年 6月8日,星期一

在往洛杉矶的火車上,遇到一位南加州的女性運動服制造商。他在東岸買布料,運回西岸裁剪、縫制,然後再把大部分的衣服運回東岸銷售。我問他是不是西岸的工資低到可以這樣運來運去而還能賺錢?他告訴我不過是加州制的衣服讓消費者感覺比較吸引人。反正他現在不過是生産便宜的寬松長褲,以及讓女性防衛隊員能穿的衣服,“也就是把制造運動服的經驗拿來運用,裁制一些簡單的長褲讓女人能夠穿著工作。”他告訴我說。

6月9日,星期二

到好萊塢去排演一個大型的廣播節目,主角是諾瑪•席蕊(Norma Shearer)。一開始介紹時並沒有特別去記住她,不過後來被她一頭美麗的栗色頭發所吸引,所以我再去請問她的芳名,她對于我不認識她這件事,驚訝地仿佛以爲我是火星來的人。對這些人來說,廣告只不過是跟收聽率有關的事業。

6月10日,星期三

在回程的火車上,遇到另一位加州的成衣制造商。他曾經在全國性的雜志上,爲自己的衣服登過廣告,他希望驕傲的傳達出西岸人獨特的風格,同時得到全國性的認同。他的廣告代理商是我從沒聽過的一個公司,他抱怨他們作的事完全不值得拿那些傭金。再深入交談後,我才了解他所謂的廣告代理只是一個一家小型商業報紙的業務員,而且他所謂的廣告費用其實是低價的廣告交換。我不禁要問他如何能期望這樣的組合搞出什麽偉大的廣告來?

6月11日,星期四

和一位出版界的朋友聊天,由于廣告刊價上漲,他的出版品最近掉了25%的廣告量,這對他來說實在是嚴重的問題;不過訂戶的數量卻增加了,這對他來說又不啻爲一個鼓勵。這可以證明以前這份刊物的收入太仰賴廣告受益了,現在這個轉變絕對是這份刊物未來走向的正確藍圖,讀者訂閱才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6月12日,星期五

收到兩期英國來的鄉村生活雜志。這本雜志可以算是英國曆史最悠久而且最好的鄉村生活雜志之一,雜志的廣告量從來沒有下降。雜志的內容都是適切的鄉村生活主題,沒有濫竽充數的文章搪塞在裏面,甚至公開倡導全國化農地的解決議題。英國人真是令人驚訝!我們還一直認爲他們很保守,但是他們卻已經不斷地在改變而且接納一些體制,這些在某些方面來說可以算是非常社會主義了。

6月13日,星期六

今天在農場裏,盤算著該賣掉我的豬,或是繼續餵養它們。在廣告上,即使操作如此大範圍的計劃也都有固定的價格構架可以依據,因此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曉得所謂“價格危機”何在。如此的農場經驗就是一種教育。

6月14日,星期天

我女兒似乎也對廣告這一行有興趣,今天她問我對從事廣告的女性有什麽看法。我告訴她,我只在乎一個人有沒有從事廣告的天份,我不會去管這個人是男或是女。她想要知道女人的觀點是不是比較不受重視。她這個想法提醒了我,當人們還一直以爲女人家的意見難登大雅之堂的,現在,事實上正有許多男人靠著揣測女人的心思來做生意呢。

 

 

來源:廣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