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龍回應一切!2019微信公開課一人撐到半夜,4小時演講3萬字實錄(中)

首發公衆號:Tech星球 

(經原作者授權轉載)

這個盲人不需要依賴他一定要在某一個按摩所,或者找一個好的地段招攬顧客,而它的服務質量就是他最大的優勢。一直以這個例子來展開討論,當時定下公衆號的slogan是“再小的個體也有他的品牌”,因爲這個公衆號就是他的品牌了。而這種品牌並不是對用戶騷擾的方式推進的,而是只有對他認可的人才會去關注他。

從這樣一個例子可以看到,在構造公衆平台的時候,我們的原動力在哪裏?我們用盲人按摩師舉例,認爲盲人按摩師代表這一類人創造價值,如果沒有互聯網這種消除信息不對稱的機制,他的價值是體現不出來的。我們平台目的是讓創造價值的人體現價值,這個就是微信作爲平台來說,它的原動力所在。

我們做小程序或者小遊戲也是這樣一個原動力,小遊戲、公衆號、小程序,所有平台類型的,都認爲是在幫助那些真正在創造價值的人,讓他們的價值能夠體現出來,並且獲得他們該有的回報,這是平台的目的。

今年前兩個月,我看到一個朋友在我的朋友圈裏發了一個二維碼,他說現在的盲人按摩師居然用小程序來工作了,他發了一個二維碼,原來是很多的盲人一起做了一個小程序,任何的顧客都可以通過小程序裏面訂閱他們的的按摩的服務。

看了這個案例特別開心,因爲跟我們反複舉的案例場景幾乎一模一樣。現在很多人在圍繞微信來做開發,包括公衆號小程序,做小遊戲,有的時候會遇到一些困難,覺得怎麽老是跟平台的規則相沖突,如果大家能很好的理解,我們作爲平台最初的出發點,就很好理解,像今天公開課裏面,爲什麽我們對于公衆號,對于小程序和小遊戲會有各式各樣的舉措,其實所有的舉措都是圍繞這一個點展開的。


剛剛說的兩種原動力,一是做最好得失與失拘禁的工具,甚至是生活方式的工具。二是作爲平台來說,我們希望它是幫助創造者體現價值。這點看起來也很簡單,但是也並不簡單,因爲很多人並沒有理解到這一點,特別最近一兩年,我看到有很多業界的一些先生,是我聽看不懂,違背我的常識的。舉一個例子,比如說這兩年會把很多的應用,很多的APP目標都變成去爭奪用戶的停留時長,其實這是違背我的常識的。因爲一個用戶時間有限,就是24小時,吃飯、睡覺、工作,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技術的使命,或者互聯網的使命是應該幫助人類提高效率,而不是讓他把時間耗在你的應用裏面。

比如說作爲一款溝通工具,你的目的是一定要很高效幫助用戶完成他溝通的任務。像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大家用了這麽多年的微信,微信從第一個版本開始,沒有發生狀態的,不會標明這條信息正在等待發送,或者已發送成功,但是所有同類軟件都有這樣一個狀態。爲什麽會這樣?我們當時想清楚一點,什麽是最有效的方式來發送信息?就是你輸入一句話,一條信息,然後點一下發送,就不用看他了,離開手機,把手機放在兜裏面就可以去做別的事了,這是最高效的發送方式。如果還要盯著手機看,他是不是已經發送了,還是排隊等待發送,還是已經發送成功了,還是送到對方收集了。這是一種效率並不高的方式,是需要你花很多時間的。

同樣的是一種資訊類的工具,應該幫助用戶在最短的時間裏獲得最有用的信息,而不是說非要給他很多沒用的信息讓他盡可能花多的時間在裏面尋找,作爲搜索引擎,第一個就是要獲取他想要的結果,這是最高效的。除非是娛樂類的內容,可以在裏面多花一點時間沒有關系,就像看一個連續劇,不會節約時間,會花很多時間來看。對于連續劇來說,我作爲很多的同事在看連續劇的時候,都是用兩倍速來看,因爲這樣更節約時間。盡管拍成一百集,可能用戶兩倍速就看完了。早知道這樣子,還不如拍50集。

因爲有很多人跟我們說,你們要想辦法增加用戶的停留時長,我們怎麽可能以這個目標來工作,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讓我聯想到2000年左右,互聯網剛剛起來,當時很流行的一個詞叫“眼球經濟”。當時網站的目標是盡可能獲取多的眼球的注意力。當時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大家看文章會被裁成很多頁,看一點翻一頁,因爲每一頁後面都要加一個廣告,這樣廣告量就會比較大。而且看起來整個網站的PV量很大,而且現在還有很多公司使用。在微信裏點開一個鏈接,自己的文章不會這麽做,但是很多外部的文章看一點,就會多一個展開,你一不小心就點成了一個別的下載APP之類的東西。這些並不是幫助用戶提高他的小,而是給他制造了一些障礙。

關于停留時長,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

朋友圈從剛發布到現在,每個人的好友越來越多。好友增多,就會花多一點時間看朋友圈的內容,理論上來說,大家會覺得我的好友多了,他發的內容多了,我在朋友圈裏花的時間越來越多,微信是不是應該鼓勵用戶發更多的朋友圈的內容,這樣你的朋友也要花更多的時間看這些信息呢?

但是我們的數據告訴我們,結果不是這樣的。從微信第一年發布朋友圈到現在,從統計總數來看,用戶平均在朋友圈花的時間是沒有變化過的,不管他是十個好友,還是一百個好友,還是一千個好友,平均每個用戶在朋友圈裏花半個小時每天。

我們看到這個特別驚訝,覺得人是一種很有趣的動物,會自我調節時間,並不是說這裏東西太多了,多了以後多花一些時間,少了就少花一些時間,而是會控制,如果朋友圈刷不完,就快一點刷,我看的粗一點,只看很感興趣的,如果內容太少了,可以寬裕一點慢慢看,也都是花半個小時。

用戶其實並不會按照你的內容來分配他要花多少的時間,但是這是非常合理的。如果我們非要讓用戶在這裏停留的時長,反而意味著他的社交效率變低了。

如果一旦變低了,一旦發現讓他的社交效率更高的地方,就會到社交效率更高的地方去。我們不會拿停留時長作爲APP有沒有價值的體現,這和我對互聯網的認知是很背離的。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互聯網人的使命不應該是讓所有人除了吃喝拉撒,就把時間都花在看手機上。

今年以前曾經有一個微信版本有一個啓動頁裏面,放下手機多和朋友見見面。到現在,我們的觀點沒有變過。相反用戶找一個東西,找一個小程序,或者看一些文章,浏覽朋友圈,是不是用盡可能短的時間完成這樣一個事情,而不是一種盡可能長的時間。

我們爲了提高這種效率,可以千方百計的去想辦法。舉一個例子,我自己經常遇到一個困惑,我給這個人發一個消息,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了,這個時候近乎無解,因爲一些人一下就想不到名字了。但是如果有一種更聰明的辦法,通過跟他相關的人聯想到他,有這樣一種聯想能力,那就可以幫助你的腦袋短路的時候,能夠找到你要的信息。對這樣一些能力,我反而認爲是應當去做的特別重要的事情。

我記得上一次這麽長時間的一個演講還是在騰訊內部的8小時的演講裏面,預計是三個小時,後來講著講著變成八個小時了。

今天不會有八個小時,大家可以放心。我剛剛講了一個小時需要停頓一下,因爲自己很少一個人在這裏講話講一個小時,平時跟大家開會都是一個對話式的,而不是一個人講。

小程序的使命

剛才講了一些微信的原動力,下一個主題想圍繞小程序說一下我們的看法是什麽樣的。現在有很多公司也在做小程序這樣的平台,小程序在三年以前在公開課第一次說的時候,大家不知道是什麽東西,因爲當時還只是叫應用號。

一直到今天,今年各大互聯網公司都在推出小程序這樣的平台。有很多公司參與來做是好事情,同時我們也並不擔心這樣一種競爭。雖然大家做的東西叫同一個名字,叫小程序這樣一個名字,可能一些代碼的接口跟我們是一樣的,但是我並不擔任對我們構成很大的威脅。除了每個公司的平台和團隊都是不同的,他們的性格、能力各方面是不同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差別,在于做這個事情的原動力是什麽,如果只是借由小程序這樣一個載體來做流量的生意,我自己一點都不看好。如果只是讓自己好,不讓別人好的事情,不會太長久。

小程序的使命剛剛提到,是讓創造價值的人獲得回報,我們都是圍繞這個點展開的。如果其他人來做這樣一個平台,我們擁有流量,我們要分發這個流量,要把流量體現價值,用小程序作爲載體體現這樣一個價值,這跟自己的原動力所完全不一樣的。

很多人看不懂小程序爲什麽去中心化。當你明白我們的原動力,就明白小程序有這樣的做法。爲什麽去中心化,如果不去中心化,我們公司自己壟斷頭部的小遊戲,小程序,就沒有外面開發者什麽事了。

看起來騰訊可以從中短期獲利,因爲自己壟斷頭部的流量,當然整個來生態也沒有了。哪怕是騰訊投資的公司,也讓他們一樣遵循同樣平台規則,否則只會破壞平台的公平性。我們更看重整個平台的健康度,而不只是扶持自己的流量,或者扶持自己公司內部的産品。

前不久有一個國內第二大的遊戲公司的負責人來問我說,他們也想做小程序,但是又怕他們做了以後做的太好了,我們公司做一個同款的,一推出來就把他們滅掉了。我說你這個擔心太多余了,微信裏面是不會有中心專門去針對性的分發公司內部的遊戲來幹掉你,我們是不會這樣做的。

我在這裏要澄清一點,剛剛說到,哪怕對投資公司在系統裏面,也會一樣對待。但是確實大家對投資的公司是有所傾斜的。

我們在這一點上做的不夠好,而不是說想要傾斜他們,只是我們對于這種平台的保護做的不夠好,我相信我們團隊在今後這一塊投入更大的人力和資源,使得我們可以對所有的公司,包括我們投資的公司一視同仁。

在這裏簡單回顧一下小程序,從最早醞釀到現在有三年了,看起來有點慢,當時我們做的很出格的事情就是還在醞釀階段,還沒有想清楚,並且還沒有做出一點原形出來,就先把這個事情發布了,這並不是微信的風格。我們不會發布還沒有做的東西。

當時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給自己團隊一個壓力,這個事情非做不可,我們一定要做到。如果我們不公布,我們可能會知難而退,會覺得這個事情太難做,有很多事情很多是不可行的。

我記得很清楚,有一年在公開課裏說,我們要推出小程序這樣一個服務的時候,在公開課的當天晚上跟我們的團隊坐在一起討論一個主題,我們小程序會有哪幾種死法會挂掉?

我記得特別清楚,當天晚上不是討論小程序的未來,它有多難,我們會遇到哪些障礙我們會跨不過去。我們並不是對它樂觀而要做這個事情,而是覺得這個東西很難,但是我們要做到,而去公布這樣一個事情。我們爲什麽覺得它一定是能夠做到的事情。

有一次公開課我花一個小時來說,爲什麽小程序是未來。這裏不重複說了,很簡單一點,因爲APP代表下載安裝的服務,這個體驗並不好,而網頁的體驗也並不好。小程序應該是再這樣一個年代裏面出現,對用戶來說最友好服務的界面。

爲什麽覺得網頁的體驗不好,公衆號的體驗,比你看網頁就要好很多。我們用了一些辦法,即使任何一個業余排版人的文章都有一定的版面的質量,對小程序來說,限定很多的空間是給你來用,這樣再怎麽做不會把它做亂七八糟,從用戶側看過來,這樣的體驗更好。

對小程序這樣一個事情,我們的決心特別大,但是畢竟它是一個生態,不是我們發布2C的功能,我們這樣做了,用戶來用,就會立即驗證這個事情成或者不成。一個平台不可能一下子做到,需要我們有足夠的耐心,我們確實也有耐心,我們在長達兩三年的時間慢慢培育它。

我們經曆過公衆號的過程,如果我們不是用特別僥幸的的特點,只會使得第一波進來的,來爛用它的流量,作爲一個流量紅利來用,這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作爲流量紅利來用的人並沒有創造價值,它對我們的用戶並沒有好處,這個對平台是一種損傷。我們說這個口是逐步打開的,然後讓對于他的用戶,或者微信的用戶來說,是有價值的應用小程序,能夠慢慢的進來。

即使小程序到今天還不能說非常的成功,但是我認爲它在逐步完善的過程裏面。最近看到特別好的案例,包括線上線下的案例都有。在線下大家會用小程序做店和顧客的連接器,在線上就有更多這樣的線上的案例。因爲它還不完善,所以這裏面還要做的事情特別多。我想提幾個我們要做的重點,在大連我們發布小程序的時候,我提到一點,小程序在線下是要通過掃碼獲得的。在線上它應該是通過搜索和社交這兩個渠道獲得。社交大家把它用起來了,但是對于搜索來說,這是我們做的還不夠的一個地方。我們在很早以前做過一些試點,比如說搜索一個航班號會立即出現一個小程序返回的頁面,不是這個小程序,而是小程序直接返回的頁面,把航班的信息直接展現出來。但是這只是內部的試點,我們的目的其實是通過搜索能夠直達小程序內部的數據,並且把它用一種用戶可以理解的方式,或者說小程序的頁面直接的返回給用戶。這樣才是線上去使用一個小程序的方式。

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到這一點,但是我很開心的看到,我們團隊內部在這一塊投入很多的資源,並且有一些初步的成果可以出來。這樣也是小程序和APP的一個特別大的區別點,在現在APP裏面,沒法搜到APP內部去,沒法知道它裏面的數據,並且APP是孤島,它連接不起來。但是在小程序的體系裏面,我們有能力搜集到小程序內部數據,自己在做一些demo,有一些新聞資訊的網站也用小程序來提供內容。通過搜索就可以直接搜到這個小程序裏面文章的內容。

另外小程序正在完善它的評價體系,我們搜一個東西的時候,比如說家鄉土特産,會出來很多的小程序,你不知道哪個可信,要有評價體系,更好的是好友買過或者留下的評價體系,否則沒法對搜索結果做一個更好的排序,這也是我們團隊也在做的事情。

第三個問題,小程序找回的問題。我們吐嘈頁面上,有人在說能不能每一個小程序都能發通知,你覺得我們將來也會考慮這樣做嗎?一切皆有可能。但是還是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並不是我們不願意發這個通知,而是說他到底帶來什麽樣的好處,如果單看發通知這一個事情是好的,但是當所有的小程序都在瘋狂發通知的時候,可能就是不好的了。

大家也有這樣的體驗,自己手機APP都會收到無數APP通知,所有通知堆過來就像當年的垃圾短信一樣,不會再理會任何的通知。如果小程序有這樣一種發通知的能力,微信裏面都會收到幾百條各個小程序發來的通知,自己小程序的通知也會被淹沒掉,沒有人看它了。單純發通知的能力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會想一些辦法,必須在用戶能夠願意接受的情況下,可以接通知進去。小程序我們提供同志的能力,用戶在需要的時候,後面可以發一到三條的信息過去。這個方法還會有局限性,所以對于小程序的找回或者重複訪問,雖然有下拉,有最近,有新標的小程序,這裏還是有一些地方值得我們再優化。

我們往往思考這些問題並不是從B端開發小程序這一端考慮,而是從C端用戶,他確實有時候找不到曾經用過,但是想用的程序,或者他遺忘了,但是那個對他又是有價值的,我們更多從這個角度逆推他。

7.0,微信有一個功能叫強提醒,這是對個人之間的提醒,比如說跟朋友設置了一個強提醒,他要喊你開會了,當他發一個消息過來,整個屏幕就會震動起來。

其實不是這樣子的,我們做強提醒,更多的是覆蓋到線下的場景,我希望的場景是說,我將來在一個地方排隊,不需要關注他的公衆號,不需要掃他的程序,只需要掃他的二維碼,就會獲得一個提醒,關于排隊的提醒掃二維碼,就授權給他,可以收到後續一條或者幾條的通知,這個比公衆號或者小程序還輕量,不需要關注一個號或者打開一個小程序,只是一次性的提醒掃一個碼而已。

強提醒的本意是希望用在線下,在線下設置強提醒,當發生什麽事情的時候,可以提醒我一下。對小程序之間的聯系,還是未完成的狀態,還要想辦法,不會用粗暴的消息推送的方式。

小遊戲的原動力

後面一點是關于小遊戲的。小遊戲的團隊對小遊戲的進展和理念,在這裏從我的角度簡單說一下。小遊戲做到現在,從商業角度來說是挺不錯的,獲得現金收入也超過預期。對這個結果,我個人並不是特別滿意。因爲它離我們的期望還有一個差距,我們期望並不是獲得更多現金的回報,而是這裏高質量原創的遊戲還不是特別多。大部分的遊戲還是互相拷來拷去,在一輪一輪的使用它的流量。

這裏要回歸到原點,小遊戲的原動力是什麽?公司並沒有要求我們做小遊戲的平台,也沒有定義目標通過這個平台獲得多少的收入,微信裏面沒有收入壓力,因爲當你的服務做好了,收入自然就會産生。我們爲什麽做小遊戲的平台,最終希望小遊戲終點走到哪裏去?我在公司內部做過一次分享,我也不知道內部的信息也會被公開化,最後變成一個段子在流行,真正的內容卻沒有被放出來。

內部講述的是,小遊戲他的原動力是“關于創意的平台”。什麽是創意的平台?我們理解起來的小遊戲,和外界對于小遊戲的理解是不太一致的。外界對小遊戲的理解,就是現在那些比較小型化的遊戲套用一個小程序的殼,變成了小遊戲。我們自己並不是這樣理解小遊戲的。小遊戲應該是體現創意的地方,不應該是所有人都在玩兒消消除這樣的遊戲就是小遊戲。所謂創意,遊戲是一個載體,或者小遊戲是一個載體,可以承載各式各樣的創意。

舉一個例子,以前很多人會看中篇小說,短篇小說,現在大家不怎麽看了。但是這些小說的創意並不會消失掉,很多人有這樣的創意,但是他寫小說體現不了這個創意了,我們想把屬于小說的創意轉到小遊戲來實現。它只是一個載體,關于創意的載體。

有小遊戲已經體現,比如說像讀小說一樣,按照情節一步一步玩完這個遊戲。除了小說還可以在很多的領域,都是關于創意的。我們經常用一個案例來講,一個小學生能夠用課外很少的時間,掌握小遊戲的開發,他也可以開發小遊戲,給班裏同學來用。這個小遊戲是自己想象出來的,他創造出來的,大人反而創造不出來,他的同學特別喜歡玩兒的,可能某種智力類型,或者好玩類型的。

再往後一年,不希望看到只是我們的收入又上漲了多少,我希望看到的是這裏面有多少遊戲是關于創意的。我希望看到的是一年以後,這裏面有特別多的遊戲是從來沒有做過遊戲的人做的。沒有做過遊戲的,反而是很多做過遊戲的,反而他們的思維很受局限性,他們會把一些APP的遊戲照搬過來,沒有做過的可能把他的法融入進來,變成從來沒有人見過的一種遊戲內容。

我用這樣一個維度來衡量小遊戲平台的成功。我認爲只有當我們的遊戲充滿了各式各樣創意的時候,並且讓這些創意得到他應該有的回報,那麽我們這個平台才能真正變得很有價值,因爲最終我們的用戶會在這裏使用最多,並且給用戶帶來的價值也是最大的。

要做到這樣一個目標還是挺難的,但是任何一個平台應該有自己的夢想所在。如果他沒有這樣一種夢想的話,最終就會很快把自己當作一個流量的經營地,很快把流量耗光,這個事情也就結束了。這是關于小遊戲從平台角度對他的期望。我確實很希望將來在小遊戲平台裏面,看到的小遊戲是讓人耳目一新的,你對他的印象不再是玩兒三連消類別的東西,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體驗。只有這樣,才能說玩兒這樣一個小遊戲,才是正經事。

公衆號不是爲自媒體而做

下一個點是關于公衆號的。大家都特別關心公衆號的情況,很多人在做這方面的創業並且看起來好像經過幾年公衆號的流量紅利早就沒有了。紅利從來不是我們考慮的範圍。特別想了解一下,在座有多少在從事公衆號的工作?大家熱情很大,以前說過公衆平台不是爲你們准備的。公衆平台是被自媒體用的最好的一個領域。雖然不是爲大家准備的,但是我們真的想要很好的服務大家,最近我們做了特別大的變化,包括公衆號的改版,也包括在看一看裏面有一個「好看」。

簡單回顧一下公衆號的曆史,在公衆號剛發布的時候,有很多人利用這樣一個流量口獲得巨大的粉絲,並且在當時來說公衆號有一個特別好的現象,在最好的一次公開課分享過一個數據,當時公衆號閱讀量有70、80%是來自朋友圈的轉發,30%來自訂閱號裏面的。爲什麽覺得它特別好?因爲它符合二八定律,有20%的人挑選信息,80%的人通過20%的挑選來去閱讀文章,來獲益。經過幾年以來,一是用戶接觸信息的渠道更多,二是在內容質量上沒有持續的特別好的內容,對用戶黏性會有所降低。

自己也在盤點,公衆號遇到什麽問題?我們做了一次改版,發現效果並沒有很大。當然很多公衆號覺得自己的效果反而變得太差了,從我們的數據來看,沒有變好很多,也沒有變差。自己分析,這裏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並不是改版怎麽改的問題。改版只是幫助用戶重新梳理閱讀的方式,使它更有效還是效率更低了。我們改版的目的是讓用戶閱讀的效率更高了,他進去找一篇文章更容易找到,浏覽文章更方便了,是效率的問題。本質的問題並不是看這個文章的效率問題,本質的問題,這些內容對他有沒有吸引力。我們自己盤點發現,在內容吸引力方面是需要強化的地方。否則不管怎麽把版面改來改去,用戶也不會在這裏面停留,或者也不會來看它,所以好的內容才是根本。

從平台角度來講,一個好的平台應該自然的會鼓勵更多的內容創造者來創造好的內容。相比博客時代,博客時代當時的一些好的博主寫的文章,量更大一些。因爲我們在做郵箱的閱讀空間就知道,每天都有很多的博客文章是相當好的。當時那一批的博主,公衆號裏面的知名博主可能反而沒有之前博主的內容好,這樣的現象是我們機會所在。平台的責任在于我們應該用一種機制能夠使得更多的人在裏面去産生更多的優質的內容,如果沒有更多的優質內容産生,一定是我們平台做的不夠好,我們對它的吸引力還不夠大。我們通過打擊洗稿,也是爲了實現這樣一個目的,否則平台內容也會變成劣幣驅逐良幣,也會讓平台優質內容越來越少。怎麽在公衆平台上産生優質的內容是平台下一步的任務。

對內容的形式也會做嘗試,比如說視頻化的展現。在去年會看到公衆號的APP,大家可能會寄于很大的希望,但是它只是幫助公衆號的發布工具而已。

朋友圈的社交本質

這會留下一個很好的問題,在坐産品經理可以想一下,朋友圈爲什麽這麽多人用,並且在長達六七年裏面一直在用,而且每天進去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六七年裏面這一批人都已經長大了,環境也發生很大的變化,因爲本質上來說,像我杜撰遠古人類是怎麽社交的,本質上社交習慣並沒有改變,社交的需求沒有改變,我們在線上社交只是線下社交的映射,如果一個人在線下怎麽社交,也會知道他在線上以什麽樣的方式對他來說是最有效的。

簡單分析一下,如果沒有互聯網,在線下大家要社交可能通過飯局,參加聚會等這樣線下的場合跟人打招呼、聊天,我這裏指熟人的社交。這樣的線下社交很低效率,需要跨越地理和時間才能做到。朋友圈本質是什麽?朋友圈本質是開創了新的社交場所,它不只是時間流,如果說的話,他是一個場合,是一個廣場。我把它比方成一個廣場這樣會比較好理解一點。因爲這樣的話,你會每天從廣場走過,朋友圈只是一個廣場,每天從廣場走過的時候,會看到有三五成群人在廣場不同的地方對應每一條朋友圈,你可以走到每一個三五成群人類當中,跟他聊幾句,這些都是你認識的人,他們在討論什麽主題裏可以參與一下,或者不參與到下一個人,到第二個朋友圈再參與一下。這樣一個過程中,當你把整個廣場走完的時候,幾乎把所有的朋友今天打了一個招呼,或者看到他們做什麽,或者參與了他們其中一些人的討論。

朋友圈有一個特別關鍵的點,大家只能在裏面看到共同好友,就是你看到的每一個人或者參與的討論兩兩之間是認識的才能討論起來,因爲這樣一個點使得不是一對一的討論,而是三個人以上的討論,比如說在朋友圈裏看到A好友發了一個朋友圈,B好友評論了,你一定是同時認識A和B兩個人,當你討論的時候至少是三個人在討論的。那他就符合三個人以上的人是比單聊更加豐富的社交體驗。當你花半個小時把朋友圈看完以後,其實你已經完成了當天線上社交的一個任務,既然是這樣一種高效率的社交工具,那當然很難離開他。

當時朋友圈也有他的弱點,也是大家談論想要逃離的點,因爲它是一個完全公開的廣場,所以你想點贊或者評論,意味著在廣場裏面公開的大聲說了一句話,你會發現整個廣場裏面很多人都能聽到。那這樣帶來的壓力感是比較強的,而且當你的好友越來越多,這種壓力會越來越大。像我自己在剛開始的時候,朋友圈發十幾個照片,現在只是每個月或者幾個月發一次。這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的壓力。當在每一個社交工具裏面,壓力過大的時候,我們應該有一種新的方式去進行一種更放松,更沒有壓力的一種社交的行爲,或者自我表達的行爲。

這裏很矛盾,我們希望一個人表達的很輕松,如果最沒有壓力,自己對自己說話是沒有任何壓力的。但是自己對自己說話是不可能獲得朋友的回饋,也就是說它沒有社交的好處,是沒有回報的,他跟人說的話被越多人聽到,他的社交回報越大,但是他的壓力也會越大。很多人因爲這樣子,朋友圈設成三天可見,他自己覺得壓力小一點,但是很多朋友跟他反目了,這是有可能的。

很多人問,爲什麽要有三天可見?如果沒有這個,朋友之間也不會反目。我想簡單解釋一下,數據大家理解,作爲設置裏面的開關,用的人很少,做過産品的人都知道這一點,很多人來設一個開關。但是這個開關是我見過微信裏開關用的最多的開關,有超過一億人會把這個開關給設置,三天可見。可見是一個強大用戶的需求,希望這樣子。對産品來講,爲什麽這也是合理的?打一個比方大家就明白了。如果重新來做一遍朋友圈,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們會避免掉很多的錯誤,走正確的路線,如果重新來做一遍朋友圈,我會怎麽做?

轉自微信公衆號:tech618

屏幕快照 2019-01-11 下午4.54.37.png

文章爲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大創意立場

來源:大創意(Pit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