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龍回應一切!2019微信公開課一人撐到半夜,4小時演講3萬字實錄(上篇)

首發公衆號:Tech星球 

(經原作者授權轉載)

張小龍史上最詳細解密:8年微信的起源、本質、未來演化,以及他到底在想什麽。

微信邁入第8個年頭之際,1月9日晚,張小龍終于在“微信之夜”亮相已經開幕一天的2019微信公開課。 

在這一屬于他一年一度的舞台,張小龍用4個小時的獨立演講,3萬字的幹貨內容,回應了一切:面對衰老的質疑,面對封閉的爭議,面對行業的競爭,張小龍重談“原動力”,講述微信的價值觀,思索這個屬于所有人的産品,它如何成爲異類,又如何成爲國民流行……

以下是張小龍演講實錄,根據微信公開課大會現場根據記錄整理編輯。

大家好,我是張小龍。爲什麽這麽寒冷的天氣還坐滿了人呢?我在後台的時候有朋友跟我說今天晚上特別冷,要多穿一點,我確實沒有帶這麽多衣服,如果大家都很冷的話,我也願意跟大家一起冷。

我剛剛在下面看了一下,這些吐嘈特別好,因爲每天都在聽到這樣的聲音,都已經習慣了。在中國來說,每天都有五億人說我們做的不好,每天還有一億人想叫我怎麽樣做産品,我覺得這是非常正常的一個事情。但我來這裏不是教大家怎麽做産品的,公關同學問我的時候要不要參加,我說沒有確定好,還要想一想。後來給他們提了一個條件,如果要來的話,能不能把我的時間放到晚一點的時間。因爲我更希望以一個特別好的狀態來跟大家做這樣一個交流。

後來我用一個理由說服了我自己,今天我要過來參加一下,因爲如果延續好幾年來參加,突然中斷了,有一點把行爲藝術突然中斷了一樣的感覺。有的時候覺得更多像行爲藝術,因爲很難在一個很短時間裏表達清楚特別多的想法,並且讓別人能夠知道,就像以往,我記得每次表達一個觀念,我第二年回來再解釋一下它,我說用完就走,背後有一句話,明年我還會回來的。這是一個很長的周期。

屏幕快照 2019-01-11 下午4.40.53.png

大家知道我不擅長演講,演講是一個技術活,是很專業的一個事情,我挺尊重專業的,所以在演講方面我是很業余的。我只能理解爲,我希望參加這樣一個會議,我更多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有一個面對面的交流。

微信八年

今年這樣一個時間點,很特別。如果是去年,七年大家會說七年之癢,我只能總結怎麽樣癢的,今年是八年,並且在今年8月份的時候,微信日登錄量超越十億,這是特別大的一個裏程碑。這是國內互聯網曆史上第一款APP有10億的DAU這樣一個數量級。我們沒有公布過,在我們自己看來,這只是哪一天達到的問題。但是對于做互聯網産品的人來說,應該還是一個很值得慶祝的事情。

最近我們發布了7.0版本,又有五億人在吐嘈,又有一億人教我怎麽做産品。並且有八億人看不懂那一句話,因爲看見所以存在,是什麽意思。在座有人看懂了嗎?謝謝這麽多知音,有10%的人勇敢舉手了。

這句話可以從很多層面理解,我在朋友圈裏發了一段話,但是不僅僅只是從這一個維度,可以從很多的維度。在這裏不做一個解釋,留一個神秘特別好,我希望每個人有自己的解讀,這是最好的。所有說出來未必被人所理解,但是每個人自己的理解更好一些。就像這麽多年以來微信是一個人站在地球的前面,剛發布的時候特別人多人問我,這個圖案到底什麽意思,爲什麽一個人站在地球的面前,更多的版本是一個人站在月球的前面,那個也是很有想象力。

對于這一個點,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因爲我們沒有標准答案,所以這麽多年以來,每次當你看到微信這樣一個啓動頁面都會有一個想法,這個人到底在幹什麽,他爲什麽站在地球的前面,可能過了一年你這個想法又會變一點,再一年又會變一點。正是因爲這樣子,這才是一個特別好的啓動頁面,因爲它把想象的空間留給每個用戶自己,十億用戶會有十億不同的理解,他自己能找到打動他的那一個點。

 所以看起來,很多的APP都在把自己的啓動頁面變來變去,但是微信不會變,並且我相信將來也不會變。

看起來微信有很多跟別的不一樣的地方,就像有一個朋友說,有一次在朋友圈裏說,微信是互聯網界的異類,所謂異類就是跟其他所有産品不一樣。

我看到這句話覺得很驚訝,同時也覺得挺自豪的。自豪的是你是一個異類,表示你是與衆不同的,在我看過來與衆不同就是優秀的代名詞。我比較驚訝的是,微信的與衆不同並不是他想特別的辦法與衆不同,而是他守住一些做産品的底線就與衆不同了。但是因爲更多的産品並不把自己的産品當作一個産品來看待,也不把他的用戶當做用戶來看待,微信只是做到了這樣一些基本的點。

屏幕快照 2019-01-11 下午4.39.10.png

例如說,大家每天使用微信過程中,確實看到微信有不一樣的地方,就像現在春節很快就要到了,要上起一波春節運營大潮流,就會看到很多的APP,甚至連所有APP圖標都要換了,紅的黃的摻和在一起,像番茄炒蛋的圖標,過一段時間你會發現屏幕上有很多的番茄炒蛋,但是微信這麽多年來從來沒有變過。

很多人會問我們,微信爲什麽要這麽堅持?這裏面就發現對我和我們團隊,以及用戶,以及與在座所有人來說,大家對微信還是有很多很多不同的理解,或者一些誤解。在我看過來是一些常識的東西,在很多人看過來覺得是難以理解的。這一次的公開課,我把時間放到晚上,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如果認真准備一個東西跟大家來分享,那我很有可能會超時,可能在晚上超時的空間很大。我先跟大家預見一下,因爲這一次我仔細准備了一些內容,昨天晚上把內容列出來的時候,發現可能我真的會超時,那大家如果要提早離場或者上廁所就請便。

之所以這次會議會認真准備這麽多,因爲在之前每一次公開課都是准備的有點倉促,隨便想好一兩個點就拿出來,針對一兩個點講一下。但是我覺得到今天微信到了十億的DAU,在它八年的時候,下一步它應該開啓另外一個起點,在這樣一個點上,我更願意花一點時間從微信的起源,然後微信的本質,這些方面來更加全面的講解一下微信背後我們到底在想什麽。

微信背後我們到底在想什麽

其實有的時候很想問大家一個問題,你覺得什麽樣的産品是一個好的産品?

說它有很多的用戶?是說它讓人上瘾?還是什麽樣的?對我自己來說,我可能因爲經曆了很多,互聯網像我這麽老,經曆這麽多,這樣一個老牌産品經理很少,對于一些産品的理念不認爲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

在很多年以前,當用蘋果的手機,會研究蘋果爲什麽能夠設計出這麽好的産品出來,我們當時看了很多的書,我當時也特別推崇喬布斯到底從哪裏學習了這些。然後發現蘋果産品的設計來自于博朗公司設計師的一些理念,這一位設計師叫拉姆斯,他提到好的設計的10個原則,在這裏把10個原則念給大家聽一下,大家可以做一下對比,什麽是好的産品。

1.好的産品是有創意的,必須是一個創新的東西。

2.好的産品是有用的,它不是沒有用的東西,要對人必須有用。

3.好的産品是優美的,它必須優美感很美,你會喜歡它。

4.好的産品非常容易使用,不難用,沒有說明書一看就會。

5.一個好的産品是含蓄的,並不招搖的,含蓄,大家體會什麽是含蓄。

6.好的産品是誠實的,我們經常說要對用戶很誠實,大家更容易理解一個APP什麽樣是誠實的,但是不知道這個原則對于硬件産品,怎麽對用戶保持誠實。

7.一個好的産品經久不衰,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迅速消亡。

8.一個好的産品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9.一個好的産品是環保的,或者說是不浪費太多資源的。

10.好的産品會盡可能少的體現他的設計或者說少即是多。

這是當時拉姆斯對硬件産品10個設計的原則,我只是把它偷換了一下概念,把它轉化爲通用的或者軟件産品,它什麽樣是一個好的産品,套過來照樣實用。只不過在目前的互聯網來說,大家更關心的是流量,是變現,所以大家很久不會去想,什麽樣的是一個好的産品。

像大家在微信裏做小程序,大家更多想象是微信能不能推一些提醒,推一些通知,怎麽樣讓用戶繼續把它再拉過來。

大家會看到剛剛說的微信不會做一些節日的運營或者隨著節日LOGO就有變化了,很多人會認爲這是微信很克制的結果,但是事實上我解釋過,微信並不克制,我們的辭典裏沒有克制這樣一個詞。我們一直追尋好的設計的原則,好的産品的原則。如果去把我們的LOGO變一下,覺得是破壞好的産品的設計,會覺得這是不美的,我們不會去做它,僅此而已,並不是我們做了什麽創造。

我觀察到特別多業界的産品經理,比如說很多人畢業公司之後被公司誤導,因爲公司做流量變現,所以就會圍繞KPI變現,如果圍繞這樣一個目標,就不是做好産品,而是用一切手段獲取流量而已。

大家很多人在微信這裏會碰壁,當你的目的只是用微信獲取流量,這並不是我們倡導的原則,我們更多的是要做好的産品出來跟我們分享我們的用戶。

這一點上特別感謝我自己的經曆,在20多年以前在用PC的時候,知道PC裏面是什麽樣的好的産品,哪怕我一個人做,也要做成無人的産品一樣好,他通過一系列的産品,教會我是什麽樣的産品。Web時代做QQ郵箱的時候,也知道Web時代什麽是好的産品。然後我們經曆了微信,我們經曆很多,我們骨子裏知道什麽樣的産品是好的,什麽産品是不好的産品。

舉一個例子,有一次問一個同事,在PC時代最大的頁面是哪一個頁面?是谷歌的頁面還是哪一個頁面?在PC時代其實浏覽量最大的頁面是IE浏覽器404的頁面,用過浏覽器的人都知道。

我就問大家一個問題,既然是這個頁面的流量特別大,微軟爲什麽不在這裏放一個廣告,因爲這樣的廣告目光是一個巨大的海量。爲什麽微軟不在這裏放一個廣告呢?我們的同事回答不出來了。微信的啓動頁爲什麽老是一個人看著地球,爲什麽不放一個廣告呢?這是同樣的一個問題。爲什麽啓動頁不放廣告,大家是不是覺得看廣告舒服一點?我覺得有可能,因爲每天看廣告看習慣了,一旦沒有廣告看會不舒服,人會適應的。


大家可以想一下這個問題,微信八年了,最近有人曬朋友圈,兩千九百多天了,雖然跟我差一點,但是也很接近了。你想一下這八年裏每天花在微信裏的時間是多少?每天大概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甚至更多。再想一下陪在親密身邊的朋友,家人身邊的時間有多少?花在家人身上,親密身邊的朋友身上多,還是微信身上多,微信可能多一點。如果微信是一個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因爲你在他那裏花最多的時間。

如果你跟微信是最好的朋友,你跟微信見面的時候,每次臉上貼一下廣告,你要撕下來才能跟他說話,就是那樣一個感覺。不希望你跟最好的朋友說話,先看他臉上的廣告,然後取下來再跟他說話。

但是我們堅持好的産品的原則,並不意味著我們沒有改變,大家看到7.0發布的時候,有一個比較大的調整,不說功能上,UI上大家看到,UI變白,變刺眼了,有非常多人吐嘈說不習慣。

其實每一個大的改版都會帶來很多人的不適應,特別是微信10億用戶量級的産品來說。當我們認識到這一點,任何一個改動都用五億人站出來不滿意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不能按用戶的投票決定要不要改,如果用戶投票,我們什麽都不能改了。我們只能按照自己專業的判斷,覺得我們應該往哪一個方向去做。

就像微信7.0新版,我們試用很長時間,自己一直在兩個版本之間不停的切換,我用了兩個月之後,我發現我不願意切回到舊的版本去了,我知道這個應該是我們用戶可以接受,也許他們一下子覺得不能接受,但是我相信他們適應過來以後,也會接受的。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讓我們的産品必須往前去適應這個時代,而不是害怕用戶的抱怨就不去改變它了。

前面這一段部分簡單講解了一下關于什麽是一個好的産品,爲什麽微信有這麽多看起來很古怪的,在我看來太正常不過的一些産品的理念。

很多人會說,微信是因爲這麽大了,所以我經常說了一翻話,大家說我站著說話不要疼,因爲微信這麽大了,你怎麽說都可以了。但是我自己不這麽認爲,微信團隊的人知道從第一天起就這麽認爲的,而不是因爲有這麽多用戶了,才會這樣去做。在這裏願意花一點時間來回憶一下我們的曆史。

微信誕生史

很多人都聽過這樣一個故事,當時我給總裁寫了一個郵件要開微信這個項目,這故事是真實的。

還有很多是不真實的,比如說我去了某某寺廟,而且這些不真實是沒法澄清的,包括很多身邊朋友問我,你真的去了嗎,我怎麽不知道?有的時候跟同事們回憶說,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怕,我寫郵件的晚上,如果跑出去玩兒,出去打坐,或者幹什麽去了,就忘了這個事情,就沒有微信這個産品了。也可能是另外一個團隊做出另外一個微信,但是就不是這樣一個東西了。

我發現很多的想法看起來是突如其來的,往往是上帝安排的,我覺得大家要珍惜你的每一個突然來臨的想法,很可能就是你的靈感。

我不覺得是突然的靈感,可能上帝作爲一個程序員編好程序,在合適的時候放一個合適的想法在你的腦袋裏面。但是並不是說你在這邊等著就可以了,上帝會放一個靈感在你的腦袋裏面。


我記得在微信上線、做微信之前的一兩年,我們團隊在做另外一個事情。

當時QQ郵箱已經做到國內第一名,認爲沒有什麽好突破了,我自己帶了一個團隊,用一年時間做了一個東西叫閱讀空間,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用過閱讀空間的?舉手示意我一下有沒有用過閱讀空間的,這都是Web時代的老用戶。

在閱讀空間裏面,我們嘗試了特別多的新的想法,剛剛舉手的人都很清楚,我們最早閱讀空間裏面是做閱讀。

當時博客很流行,我們可以在裏面訂閱一些博客去看文章。然後推導出來的時候,推導這個模式特別好,我們在閱讀空間裏還做了一個廣播,廣播比現在微博還早,就是可以寫自己的微博類的一段文字的地方。每天也可以在裏面去看到別人推薦的文章出來。

由于閱讀空間,因爲他只是郵箱裏面的一個子功能,當時用戶量並不能做的很大,所以當KEKER出來的時候,它可能代表一個機會,在當時來說,我剛剛開使用智能手機,在溝通上來說也不怎麽用QQ,對自己來說是沒有一個好的工具可以讓我跟別人發信息,溝通、聊天,當時想法很簡單,做一個給少數人用的,給自己交流的溝通工具。

當時有一個團隊做QQ郵箱手機版,就叫手中遊,我們用這個團隊就湊了十個人開始做微信,而且這十個人有兩個是安卓開發,兩個蘋果開發,兩個塞班開發,再加兩個後台,加UI,加我自己,加一個産品的畢業生,大概這樣十個人,經過兩個月的時候做出第一個版本,這是微信的起源。

當時做出來以後,大家很忐忑,因爲不知道這個東西會怎麽樣。今天在朋友圈裏面,大概前十天的用戶的人挺厲害的,因爲當時微信用戶量特別特別少。

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裏面,微信用戶量都特別少,特別少的原因是,對于一個新産品來說,讓別人一下子接受它,並不容易。

但是我們堅持了一個原則,如果一個新的産品沒有獲得自然的增長的曲線,我們就不應該推廣它。在前5個月裏面,我們基本上沒有自己推廣它,我們只是想看微信這樣一個産品對用戶有沒有構成一個吸引力,用戶願意不願意自發傳播它,如果用戶不願意,我們怎麽樣推廣它,也是沒有意義的。

從微信2.0開始的時候,我看到我們的曲線有了一個增長,雖然它不是很快,但是它是自然往上走的。這個時候我們就知道,這個時候可以去推它了。

當時是挺害怕的一個情況,微信在當時對運營商構成的壓力是有一些的,因爲類似短信上的替代關系。由于這種壓力使得我們並不敢去獲取手機的通訊錄,去獲得好友。在當時來說,通過手機通訊錄獲得好友是更好的方式,因爲它更直接,並且可以從裏面挑選真正的好友。

我們不能這樣做,我們只好從QQ好友通訊錄挑選好友。我們不希望它成爲第二個QQ,所以當做好友的來源,用戶可以從QQ好友挑選好友過來,成爲自己的微信好友。

我們慶幸做了當時看起來很重要的決定,第一沒有批量導入某一個好友,比如說通訊錄或者QQ好友,而是通過用戶自己手工一個一個挑選。

第二個沒有在産品還沒有驗證是能夠産生自然增長的時候,就去推廣它。這兩個事情做對以後,雖然時間花的長一點,但是使得它真正開始起飛的時候,它是很健康的。

剛剛說的只是微信最早的起源。後面就是一系列的經曆,這裏不會再往下展開。對自己來說,也特別的幸運或者覺得很慶幸,因爲可以和這樣一款産品一起從0到現在,看到它到了10億日活的階段。

在這樣一個時間點,我從另外一些角度來回顧一下微信在這八年裏面,到底我們出發點是什麽,我們對每一個領域的思考。

這樣會幫助大家去理解微信爲什麽是現在這樣一個産品,微信未來又會怎麽樣演化。

我這裏先講一個話題,微信的初心是什麽。這是我第一次講「初心」這個詞,因爲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庸俗化的詞,所以我從來沒有講過「初心」這個詞,我怕大家聽不懂,所以先把它抛出來,用另外一個詞替代它,我把它叫做一種「原動力」。

微信原動力

你可以理解爲初心。但是因爲初心太泛濫了,很容易找到一個初心,我認爲真正的初心不是那麽容易找到的,我把它替換爲“原動力”,做一件事情的原動力是什麽。我認爲原動力是你內心深處很深的認知和期望,它很強大,以至于說它可以堅持很久,並且克服很多困難都要去做到它。這樣講是跟初心是有一點區別的,就是更深層次的期望達到的理想或者目標。

其實我自己有的時候也會想,我們在無意之中這樣做,大家總結出來的話,我把它總結爲兩點,微信的原動力是什麽?

總結爲兩點,第一點在公開課裏提過。

第一點是微信作爲一個工具來講,微信希望自己一直是做成好的與時俱進的工具性的産品。

我對「工具」這個詞提過很多次,但是可能還是不太理解。這是我自己的一個偏執,或者對工具特別的熱愛,熱愛到什麽地步,你可以想象一下,當我剛畢業的時候,親自碼代碼親自寫完一個程序。當我把它寫完之後,特別有成就感,希望親手從一塊磚頭堆,堆成一個産品,套上外殼,親自寫說明書,親自寫幫助文件,做成一個安裝包,這是你自己親手做工具的感覺,會有很強的成就感。

做一個好的工具,是值得去癡迷的一件事情。對于微信來說,微信的起點,從做第一個版本來說,要做一個自己用的很好的工具。它就是一個工具,工具本身就已經很有挑戰,並且是很難做的一個事情,而且特別是好的工具,讓我們自己很滿意的工具。其實會給自己設立的目標會更高一些。

爲什麽大家不會想,做那麽好一個工具。現在很多人不這麽想了,不這麽想的原因是跟我們的用戶有關。我自己很清楚,中國有十幾億的用戶,我們大部分的用戶已經習慣一種很糟糕,或者被強迫的一種用戶體驗,就像剛剛問大家,如果微信出一個開屏的廣告,大家過一段時間就適應了。

大家會認爲很多的東西是正常的,比如說開屏廣告是正常的,系統推動營銷的消息是正常的,或者有道你點一些鏈接也是正常的,這樣的案例特別多。如果大家回到短信的時代,大家回想一下短信,現在也有,回到短信時代,會發現短信裏全是垃圾,垃圾信息比正常的信息要多。但是垃圾信息更多,這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你會認爲這是正常的,而事實它是不正常的。假設自己知道什麽是好的,什麽是不好的,我們當然不會把很爛的東西放在這個産品上。對微信來說,我們有這樣一些底線,就是做好的工具,而且這個工具可以陪伴你很多年。


對用戶來說,這個工具像他的老朋友一樣。我們並不願意破壞這個老朋友跟你之間的關系。

什麽是與時俱進的?微信畢竟不是一個硬件産品,買過來就放在這裏用十年八年。微信必須要變化,因爲互聯網的叠代速度特別快,哪怕是一個電器很少用十年八年,所以微信大家知道微信有一個口號,大家記得這個口號嗎?「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

有個問題,爲什麽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種」生活方式?有沒有人敢于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大家對這個有沒有感覺,如果我們說微信是一種生活方式,那麽意味著它是一個普通的一句話,它不會對你有任何的印象,當我們故意變成「一個」的時候,你會記住它,而且會覺得很特別,爲什麽這樣來說,它不是普通的一句話了,它會變成微信專有的一句話,我不是學品牌學的,我不理解裏面的奧妙,只是直覺定位爲「一個」,而不是「一種」,雖然在語法上來說它有問題。

當我們說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的時候,微信還不是一個生活方式,它只是一個通訊的工具。

但是如果在當時,我們只是定位爲微信是一個溝通工具的話,限制了微信將來想象的空間。

當時有一個念頭,如果微信能夠深入到每一個人的溝通裏面去,它的好友都在裏面,能夠跟好友在裏面頻繁的交互,那麽它應該可以深入到一個人生活裏面去。我們會影響一個人怎麽樣跟朋友溝通,怎麽樣社交的,甚至怎麽打發他的時間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是應該引導一種潮流,像微信做了很大膽的突破,它並不是功能的突破,而是生活方式的突破,或者是潮流的突破。

有很多這樣的例子,當你掃一掃去獲得信息,去支付的時候,其實它是一個生活方式,是一個支付的方式。當你通過搖一搖,搖到一個人,也是接觸到一個人的方式。

我還記得當時我們發布附近的人的時候,自己內心裏特別忐忑不安。因爲在微信之前,並沒有什麽樣的工具能夠幫你一下子看到周邊哪些人在。

有一種恐懼,這種恐懼是你不知道這個功能放出去,所有用戶突然被發現,像所有人站在你面前一樣,給你打一個招呼,我們不知道帶來什麽樣的變化,這是一種恐懼,對未知的一種恐懼。

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微信因爲生長在手機端,是伴隨人的,所以可以做到PC時代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說找到附近的人,會貫穿到一個人的生活裏面去。

我很慶幸當時能夠說把我們的slogan定義爲是一個生活方式。更加清晰的是,這些年裏面微信正在卷入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裏面去,我們會看到大家會有群聊,會有朋友圈,會有紅包,會有公衆號,小程序等等,從這個角度來說,微信把自己的定位是一個生活方式的工具,這樣是比較合適的。

微信本質上還是一個工具,我們怎麽樣解釋我們做的公衆號,小程序這樣一系列的東西?這是我要提到的微信第二個原動力,我先不說它是什麽。

公衆平台:讓創造價值的人體現價值

其實在做公衆平台的時候,微信可以做更多的一些事情,

公衆平台出發點是什麽樣的?

在做完第一個版本大概一年多的時候,就想到一個問題,我們會取代短信,取代短信意味著什麽?意味著我們又有了一個新的市場,當年的SP時代留下了各種廠商需要跟用戶發短信這樣一個機會。如果我們只是取代短信的通訊的市場,怎麽樣通過信息收到服務的通知,就會變成一個空白。

我們知道短信是不可控的,像我剛剛說垃圾短信會很多,同樣郵箱裏也會有很多的垃圾郵件。之前所有人都認爲這種服務的通知,就應該是這樣發的。

但是我很清楚,那是不會帶來一個有效的市場。因爲一定會劣幣驅逐良幣,一定會讓整個市場變得非常的混亂。如果我們有一種方式能夠避免這樣一種垃圾信息,而只是讓你需要的信息才會送達給你,那一定會讓整個秩序會變得非常的好。這樣的方式是可以把用戶端和服務端連通起來,通過一種基于訂閱的關系。

我記得當時公司get這一點特別的興奮,覺得這樣一個想法一定會怎麽樣。我不記得pony回什麽了,好像是問“垃圾信息怎麽辦”。

垃圾信息天然沒有了,沒有垃圾信息,都是用戶自動訂閱的。做公衆平台就要思考一個問題,我們最終的導向或者出發點是什麽?如果沒有這樣一個出發點,那麽我們可能會像大量的運營商一樣,做成一個流量分發的平台,然後就很亂了。經曆這樣一個時代的人很清楚,我們並不想把自己做成一個SP的核心的平台。

如果平台只是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的話,我認爲它可能是比較短視的,不會太長久的。如果一個平台可以造福很多人,這樣可能才是最有生命力的。

所以當時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我們做公衆平台到底幫到什麽樣的人解決什麽樣的問題。前期一定是通過信息收效觸達替換到因爲信息不對稱帶來的一些弊端,這本來就是互聯網的優勢。

之前,像傳統的商業上做一個生意,開一個店,必須在人流量比較大的地方,租很好的鋪面,然後利用這樣一個人流量買東西。但是利用互聯網,地理變得反而不那麽重要了,服務的質量才是你的優勢。我們的目的是要幫助那些真正擁有好的服務的人去觸達他潛在的用戶,讓他的用戶更容易連接到他們,這是互聯網帶來的一個最大的目的。

當時我們舉了很多的案例,公衆號出來會怎麽樣,我記得當時舉的最多的例子,也是每次經常在公開課提到的,如果一個盲人只會按摩,是盲人按摩師,不會別的技能,怎麽幫助他通過公衆號這樣一個平台,可以讓他的顧客能夠找到他,因爲他的顧客會推薦給其他的朋友,所以他其他朋友會來關注這個號,然後到他這裏來獲得他非常好的服務。

轉自微信公衆號:tech618

屏幕快照 2019-01-11 下午4.54.37.png

文章爲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大創意立場

來源:大創意(Pit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