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揭蠱瑞幸咖啡》一文的幾點看法

作者:倪叔


關于今天沸沸揚揚的《揭蠱瑞幸咖啡》一文,倪叔個人有幾點看法:


1.質疑商業模式可以,但不宜攻擊個人


這篇文章之所以引起業界震蕩,一方面在于他揭露了目前備受矚目的營銷高手楊飛的監獄曆程,帶來了信息增量;另一方面,是它破壞了行業的一個潛規則,那就是:品牌之間的商業競爭是正常的,不應該上升到對個人的攻擊,這是基本的商業倫理問題。


另外,楊飛即使有前科,但那是中國公關行業的原罪,當年口碑事發,上至藍標下至剛起步的小公司,哪個不在刪公司硬盤,轉移資料。如我朋友孔二先生所說:楊飛那一套BBS及微博時代social打法,是現在社交營銷的啓蒙,當年口碑一定程度也是社交營銷黃浦軍校。老一輩的公關人甚至媒體人不要落井下石,新一代的自媒體人不要忘了是楊飛這種前輩的試探規則讓這個行業才有了邊界,當然他也付出了代價。


2.“快”,不是倍受爭議的理由


瑞幸咖啡在推向市場之初的種種獨特營銷手段,成就了瑞幸的狂奔,迅速增長的門店數量,以及資本的青睐。瑞幸的快,在于它想顛覆咖啡行業的理念。將星巴克作爲超越的目標,在于瑞幸著手于“快”,顛覆原來一杯咖啡坐一個下午的“慢咖啡”文化。


創新者必然是孤獨的,不被理解的,但這不是它被遭歧視,甚至被人攻擊的理由所在。


3、 不要被有心人帶節奏:Ofo、權健都不應該是瑞幸對標的企業


即使瑞幸的營銷手段&資本方法存在爭議,但將它與ofo及權健等企業劃等號的做法,顯然是有心人帶節奏的後果。事實上,客觀的來看:我們都可以分辨,瑞幸與它們在本質是存在巨大差別的,瑞幸既無押金,又不傳銷,至多發了一些優惠券,這麽粗暴將它們關系起來是不合適的。


對于瑞幸的評價問題,媒體應該謹慎,不該爲了一時的流量,撤掉在這寒冷冬天下人家竈口下的柴火。






來源:廣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