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光:塔可夫斯基拍立得攝影選

編輯/[email protected]頂尖文案Topys


Instant Light 塔可夫斯基拍立得攝影集


收集了塔可夫斯基于1979至1984年之間,在前蘇聯和意大利所拍的69張照片。

這本拍立得攝影集,背後有段曲折複雜的故事。1981年,塔可夫斯基已名聲遠播,受邀和妻子至意大利工作,繼而計劃定居異國。此舉觸怒蘇聯當局,于是將其兒子扣押,一家分隔兩地,塔氏不得返回俄國。這本攝影集的前半部,包括大量塔可夫斯基在俄國時期的家庭、妻兒、及生活快照,後半部,則是他至意大利後的影像素寫。除了他一貫的詩意與神秘氣質外,裏面諸多故土與愛子照片,之後變成流亡異國的導演魂牽夢系的執念,這些影像後來變成電影,就叫做《鄉愁》(Nostalghia)。直到塔氏病痛纏身,即將離世前夕,其子才獲准前往意大利,一家擁抱。(豆瓣讀書)





聖葛雷哥裏歐 San Gregorio 1983年8月15日



聖葛雷哥裏歐 San Gregorio 1983年11月24日



聖葛雷哥裏歐 San Gregorio 1983年11月24日



聖葛雷哥裏歐 San Gregorio 1984年6月24日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0年9月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1年8月28日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1年8月28日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1年9月26日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1年9月26日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1年9月26日



麥思諾耶 Myasnoye 1981年10月2日



莫斯科 Moscow 1980年8月3日



莫斯科 Moscow 1981年5月1日



莫斯科 Moscow 1981年5月10日



莫斯科 Moscow 1981年5月10日



奇維塔韋基亞 Civitavecchia 1982年3月19日



蒙特拉諾 Monterano 1982年4月28日



蒙特拉諾 Monterano 1982年4月28日



巴紐·維紐尼 Bagno Vignoni 1982年11月



皮恩察 Pienza 1982年11月6日




塔可夫斯基《雕刻時光》摘


——一個人去偷東西是爲了以後永遠不用偷,他仍然是個小偷;沒有任何曾經背叛自己原則的人,能夠與生命維持單純的關系。因此,當一個電影創作者說,他要先拍一部賺錢的電影,如此才有力量、財源拍攝自己夢想的電影時,這純然是一種欺騙,甚至更糟,是一種自欺。他今後將永遠不會去拍他自己想拍的電影。


——我認爲當代最令人悲哀的事情,莫莫過于人類對于一切美的感受力已被摧毀殆盡。以“消費者”爲訴求對象的現代大衆文化和加工文正摧毀著我們的靈魂,使得人類不再探索其存在的決定性問題,不再意識到自己爲性靈的實體。


——導演工作的本質是什麽?我們可以將它定義爲雕刻時光。如果同一位雕刻家面對一塊大理石,內心中作品的形象栩栩如生,他一片片地鑿除不屬于它的部分——電影創作者,也正是如此:從龐大、堅實的生活事件所組成的“大塊時光”中,將他不需要的部分切除、抛棄,只留下成品的組成元素,確保影像完整性之元素。


——人們爲什麽去看電影?什麽理由使他們走進一間暗室,花一兩個小時去看電影在布幕上的行動作戲?是爲了娛樂?還是爲了某種麻醉劑?世界上的確到處充斥著娛樂片,以及拓展電影、電視、以及其他各種視像的機構。然而,我們的出發點卻不在于此,而是在于電影的基本原則,關乎人類駕馭及了解世界的需求。我認爲一般人看電影是爲了時間:爲了已經流逝、消耗,或者尚未擁有的時間。他去看電影是爲了獲得人生經驗;沒有任何藝術像電影這般拓展、強化並且凝聚一個人的經驗——不只強化它而且延伸它,極具意義的加以延伸。這就是電影的力道所在,與“明星”,“故事情節以及娛樂都毫不相幹。

來源:頂尖文案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