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oPub:移動程序化廣告是未來,中國市場潛力巨大

近幾年,「出海」成爲衆多中國品牌的重要營銷戰略,而移動和數字媒體則是衆多中國品牌海外廣告投放的首選渠道,這背後就少不了移動廣告投放平台的作用,Twitter 旗下的 MoPub 就是其中之一。

Mopub 是一家移動廣告服務供應商,由前 Google 和 AdMob 公司資深人士于 2010 年所創立的,MoPub 一直致力于提供專爲移動應用開發者設計的高質量變現解決方案。2013 年,Twitter 收購 Mopub,同時也作爲 MoPub 的廣告需求來源。MoPub 通過將移動應用直接與最大和最相關的廣告需求源連接: 成千上萬的廣告主、廣告網絡和 MoPub Marketplace,已幫助無數的開發者最大限度提高廣告收入。MoPub 也借助 Twitter 在亞洲市場的布局,中國最大的客戶爲獵豹移動,並與中國各 DSP 進行合作。

在近日舉辦的 2016 第五屆上海世界移動大會上,SocialBeta 專訪了 MoPub 副總裁和 Janae McDonough 和 Twitter 日本及亞太地區對外交流總經理Alexander Kleinberg。MoPub 向 SocialBeta 表示,中國移動開發者衆多,這裏市場快速發展。移動應用內程序化廣告是數字廣告增長最快的部分。 隨著消費者在移動應用上花費更多的時間以及流量呈指數級增長,廣告客戶希望其廣告在移動設備上覆蓋這些受衆,市場潛力巨大。數據顯示,2015 年第四季度在 MoPub 廣告市場投入廣告活動資金的客戶比 2014 年第四季度增長 115%。

Janae McDonough

Alexander Kleinberg

SocialBeta:請向我們讀者具體介紹一下 MoPub 。

Janae McDonough:我主要負責 MoPub 全球業務版塊。MoPub 加入 Twitter 這個大家庭大概有兩年半,到今年 10 月份就有三年的時間了。MoPub 本身是 2010 年創辦的,我們是給移動應用的發行商提供一個生態系統,讓他們可以把自己的廣告位能夠實現貨幣化的運用。我們的業務主要分爲三個方面來展開。首先:直接將廣告賣給像傳播集團的媒介代理商;第二,與廣告網絡來進行合作;第三個也是我們最重要的版塊即程序化和廣告的投放,比如和 Ad Exchange 這樣的市場上的一些平台來進行合作。

我們整個的生態系統是全球化的而且規模相當大。目前,在我們的平台上,一共有 45000 個移動應用程序的發行商,有 175 家 DSP。而且這些 DSP 都實現了程序化購買。我們平台每個月的廣告請求一個月達到 4000 億。

SocialBeta:MoPub 在中國提供的産品和服務都有哪些?

Janae McDonough:如我剛才所講的,MoPub 這些服務和産品都是在全球展開的,也就是說我剛才介紹的各種産品和服務,中國客戶可以來使用。另外,還有我們可以給客戶提供不同的廣告格式,比如說原生廣告和一些視頻的格式,中國客戶都可以來用。

在服務層面,Alexander 帶領的團隊在新加坡從 2013 年就開始建立客戶服務的團隊,這個團隊是覆蓋整個亞太區的,還有我們的同事就是經常會拜訪中國市場這邊的一些客戶,爲他們進行服務。

Alexander Kleinberg: 我補充一下中國的業務,我負責 MoPub 在亞太區的業務,其實對于中國市場來講,我們不會把它視爲一個單一的市場,中國和其他市場是一樣的,那麽我們從去年到現在看到這塊市場上發行商和DSP的數量都增長的非常快,而且在我們的平台上,中國的開發者數量是最多

SocialBeta:MoPub 的優勢有哪些?如何實現差異化競爭。

Janae McDonough: 我們有幾點是和其他平台相比起來獨一無二的地方:首先是我們完全聚焦于移動應用,我們從 2010 年開始,就是致力于打造這個移動應用生態系統,不像我們一些競爭對手,將他們的重點只是桌面的PC電腦;第二點優勢就是我們也是 Twitter 大家庭的一部分,這也給我們帶來一個巨大的需求的來源,本身 Twitter 就是我們的需求來源,給我們帶來很多的廣告預算,從而給平台上的客戶來提供商機;第三點,值得一提的就是我們非常卓越的客戶服務團隊,我們這個團隊是在全球爲我們的需求面的客戶、發行商來提供服務,而且,他們就是在本區域,在你的時區內,你有什麽需求都可以隨時打電話給他們,幫你解決問題,而很多競爭對手是做不到的。

Alexander Kleinberg: 我要補充兩點:首先就是我們的規模,MoPub 平台的規模要遠遠大于我們的競爭對手的規模,尤其是在程序化這一塊兒,我們是非常大的。程序化廣告比傳統廣告要有一個非常大的優勢,那麽這個也是我們非常擅長的一個領域。程序化廣告可以帶來更高的效率,而且現在也有很多數字廣告的預算都是投入到程序化廣告這一塊兒的,還有就是它是側重于移動應用程序這塊兒的廣告投放。         

SocialBeta:MoPub 平台上的廣告主對新興的廣告形式,如原生廣告和視頻,需求有多大?

Janae McDonough: 就全球的比例來講的話,現在還是 banner 這塊兒最大的,基本是可以占到 40%-50% 左右,第二就是原生廣告,占到 25%-30% 左右,然後再接下來就是視頻,但是很難講,因爲有時候視頻是呈現在原生廣告裏面的,所以說這個比例也不是那麽絕對。

Alexander Kleinberg : 亞洲的Banner占的比例要比歐美高,但是,視頻、原生廣告追趕的速度要比歐美市場上他們發展的速度要快,而且我們在這邊合作的就是只做原生廣告和視頻的發行商的數量要比其他的市場要多。

SocialBeta:MoPub 如何幫助廣告主提升 ROI?

Janae McDonough:我們這個平台有幾個元素。首先是報告,然後是透明,另外還有就是控制,那麽無論是發行商還是 DSP,都可以運用相對應的工具來實現這些,比如發行商,可以來決定它的一個比價,可以控制工作流,也就是說他可以決定我什麽時候來打電話,跟接廣告的這個機構來聯系,跟廣告網絡去聯系,或者去 ad exchange 去聯系,去進行廣告的發布。

另外,我們還有相應的工具,保證實時的、透明的、來看到相應的信息,我們還有分析的團隊,幫助發行商使他們産生最高的收益,每一個展示産生最高的收益。最後一點,就是控制的問題,也就是說發行商是有足夠的自由度是去選擇他們有需求的合作夥伴,來進行合作,無論是廣告網絡、AD Exchange 可以自由挑選,是完全靈活的。總的來說,MoPub有更高的可見性,有更高的透明度,你可以看到投放到哪裏去了,實時的效益怎麽樣,所以是比傳統的效率要高。

SocialBeta:從 MoPub 的經驗來講,中國的品牌如何做好海外營銷?

Janae McDonough: 我們現在做了一個 Acceleration Program 學習的項目,然後在有的國家和地區,已經開展了,很快我們就會把它帶到亞洲來,主要是面向一些廣告代理公司,另外還有市場營銷的公司,MoPub 將會在中國、日本還和國市場教他們如何運用這個程序化廣告的一些工具,如何跟 DSP 合作,如何在 twitter 的平台上開展交易。

Alexander Kleinberg: 第一點呼應 Janae 上一個問題提到的,我們結合了 MoPub 和 Twitter 的優勢,這是非常強大的平台,無論是從用戶的獲取還是從國際市場營銷的角度來講,這都是一個非常極高的平台。在去年的亞洲消費展上,我們就提到了,如果你要做海外營銷要投放投放廣告,你可以在twitter.com 上投放,也可以在 MoPub 上投放,它是面向所有的用戶,所以這兩個品牌的結合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優勢。

另外,就是我們在 DSP 方面也有非常大的優勢,我們跟很多的 DSP 都有合作,中國的廣告主一般來講的話肯定是要找中國的 DSP,他可以在國內投放這些廣告,然後也會在海外進行投放,因爲 twitter 和這些 DSP 都有合作的,所以 MoPub 和這些 DSP 都有合作的,所以在我們的平台上廣告主還是有和 DSP 的合作。

SocialBeta:相比歐美,中國移動廣告市場有什麽不同之處?

Janae McDonough: 中國和亞洲其他的國家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整個亞洲區域和全球比起來,程序化廣告的發展相對來講還不夠成熟,所以我們現在面臨一個兩難的境地,一方面,程序化廣告的發展要比世界其他的地方慢,但是與此同時,這裏又有最迅速最蓬勃的應用的開發。

我們在中國看到一些令人欣喜的發展。首先,DSP 的數量和質量都在不斷的提高,另外,營銷代理公司和廣告主願意在移動程序化這方面進行廣告預算的投入。另外,越來越多的發行商願意和 MoPub 這樣高質量的平台來進行合作,所有這些都表明接下來我們在中國會是一個非常好的發展和時機,MoPub 在這裏也將會和更多、更好的 DSP 和發行商進行合作。另外,我們看到中國市場創新的發展特別迅速,像傳統的歐美市場,我們注重的 banner ,但是現在我們看到中國的DSP以一些新的形式,比如視頻、原生廣告,他們對這些的采納度特別的高,特別的迅速,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市場創新的時候。

SocialBeta:從 MoPub 和 Twitter 的角度 來看,程序化廣告的趨勢都有哪些?

Janae McDonough: 講到未來的趨勢,首先就是各種各樣創新的廣告形式會進一步的蓬勃發展,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趨勢就是我們認爲在視頻這方面的發展,大家都在進行很多的投入,包括我們這樣的平台和發行商等。另外的趨勢是來自廣告主,這些大公司也進入到程序化廣告的市場中,尤其是移動程序化廣告,在去年四季度在我們平台上交易的廣告額的 51%,是來自財富 1000 強的公司的,所以說我們在講移動程序化時,不再是一些遊戲公司或者是新興的公司,而是傳統的企業品牌他們現在也參與進來了。

然後就是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廣告預算從傳統的投放方式轉向移動,而且現在有些新興的領域,比如我們今年看到的在美國的總統大選甚至都出現移動程序化,在移動程序化進行廣告投放,傳統來講,這些肯定是在電視上進行的,那麽現在連這個領域都開始向移動程序化轉移了。

Alexander Kleinberg: Janae 提到的趨勢也就意味著越來越多的錢轉向了移動程序化的市場,如果你只跟 AD Network 合作的話,你會吃虧的。

來源:Social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