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索雷爾爵士的洞見

編輯:方土豆
原載:Think Quarterly
翻譯:譯言網 Sorma

 
編者按:WPP是當今世界第一大傳播集團,其全球CEO馬丁·索雷爾爵士1985年從Saatchi&Saatchi財務總監的位置上離開這家服務了整整八年的公司,隨後通過一系列強有力的收購行爲,先後擁有JWT、奧美等廣告集團,組建GroupM媒體集團,收購調研公司TNS,最終使WPP超越宏盟集團成爲傳播界首屈一指的霸主。他的人生經曆和創業故事也堪稱經典。近日他接受了Google旗下一份免費在線雜志Think Quarterly的訪問,談及了當今“亂世”下的創新,以及他領導的WPP集團對于新技術的態度。
 

 

“我們關注技術的應用,而不是産生。我們不像謝爾蓋和拉瑞,在車庫裏幹活。” 

 
在索雷爾看來,技術要爲我所用:“我們關注技術的應用,而不是産生。”他解釋道。“我們不像(谷歌創始人)謝爾蓋和拉瑞,在車庫裏幹活,熬點子,放著斯坦福和哈佛不去讀。我們要把那些點子應用起來,讓我們做到與衆不同。”
 
有一個問題很有意思:像臉書的馬克·紮克伯格這種創新者,能不能在 WPP 這樣的公司裏有所發展?“馬克·紮克伯格隨便在什麽公司都不會舒服——除非鑽進車庫,開一個自己的,”索雷爾回答。“我1985年就是這樣。我的車庫就是 WPP 。”
 
雖然索雷爾的工作要靠數據說話,他也覺得一些事情不妨信點命運。他手戴兩串新年度假時得來的巴西手環,每一串在斷掉的時候,能實現三個願望。“也不是爲了什麽,”他堅稱,“我有點迷信。願望還沒實現,所以不能告訴你是什麽。”
 
辦公室以外,索雷爾很熱愛板球。他試圖一年打滿10場比賽,但是有點喪氣。因爲他“磨磨叽叽,晃晃悠悠,慢得可以……這種球員要不很好,要不很差。”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他開始講起笑話來。“好就很好,差就很差,對不對?才不要當中等呢。”
 
馬丁· 索雷爾爵士的人生小事
 
最早記得的事情?
我母親在廚房抓緊我的小指頭,五歲的時候。
 
最喜歡的菜?
甜酸肉丸子。
 
上一次感覺“豁然開朗”是什麽時候?
從子宮裏蹦出來的時候。
 
“成功”在你看來的樣子?
永無止境。
 
最大的失敗是?
平衡。
 
上一次“放縱自己”是什麽時候?
腦袋從子宮裏伸出來的時候。
 
上次覺得羞恥是什麽時候?
上次沒競爭到業務的時候。
 
如果必須呆在一個地方,會選哪裏?
悉尼。
 
上次覺得吃驚是什麽時候?
妻子答應結婚的時候。
 
最昂貴的奢侈品是?
我妻子。
 
從鏡子裏能看見什麽?
沒什麽。
 
多少是夠多?
永不夠多。
 
你的動力是誰?
父親。
 
早上被什麽叫起床?
黑莓的鬧鍾。
 
想要但得不到的是什麽?
市場占有率百分之百。
 
葬禮上放什麽音樂?
讓別人定好了。
 
犯過最大的錯誤?
答應這次采訪。
 
哪首曲子可以改變你的心境?
“My Funny Valentine” by Chet Baker and Gerry Mulligan,,特別是小號聲。
 
再老一點想當什麽?
 英格蘭板球隊首發擊球手。
 
講個笑話吧……
真人真事:一個大型事務所的全球 CEO,第一次到了阿姆斯特丹的公司,急于展現自己國際化的一面,演講的開頭說,很高興和大家一起來到“比荷盧經濟聯盟”……
 

來源:廣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