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輝到底幹嘛去了?他終于出來冒泡了…

編者按:

陳國輝到底幹嘛去了?自去10月離開JWT首席創意官的職位後,他的去向就成了個謎。蟄伏了幾個月,我們終于得知他的新動向。而這個新動向,來自他和新團隊的自我爆料。陳國輝去創業了,而創業的方向和領域,卻依然沒有離開廣告這個行業。他現在做的事情, 是開班,上課,培養廣告新人。不妨來看看這位時刻都不忘調皮的資深廣告人一飾兩角,在自家平台【大創意】上對自己新職業生涯的具體披露。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大創意]專程找來特約記者陳國輝來進行這次保證獨家的采訪。陳國輝 除了訪問 Bill Chan 本人外,還透過私人關系,訪問了相關的一衆合作夥伴。

(特約記者 陳國輝) 
 

(受訪者 Bill)
 
陳國輝:你去年十月底離開JWT之後,外面很關心你的動向,能不能和我們說一下?
 
Bill:關心是不可能的。最多是八卦一下,茶余飯後的談資。
 
陳國輝:那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Bill:說呗!反正你都知道。
 
陳國輝:軟的不吃吃硬的。快!
 
Bill:我找了不同的朋友,做不同的事情。 
 
陳國輝:一個人能做多少事情啊?
 
Bill:所以我找不同朋友。 
 
陳國輝:也太貪心了吧。
 
Bill:說是不同的事情,其實也可以說是一件事情。
 
陳國輝:?
 
Bill:簡單來說,就是解決行業問題。

我畢業後就開始做廣告做創意,已經這麽多年了,估計離不開也不舍得離開這個行業,所以看看還能貢獻些什麽。所謂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光明。
 
陳國輝:比如呢?有什麽問題你希望解決?
 
Bill:比如人才不夠;比如最近都說4A轉型的問題;比如前陣子流傳過那個對比稿的反思的視頻……我把我的合夥人都介紹給你訪問呗?
 
這樣就有以下幾段訪問。
中間如果只是如實地把問答記錄下來,不算采訪。
所以我大概整理了一下,希望去掉瑣碎,保留精粹。
他們是定定、Jim和Brenda,偶爾Bill也會插嘴。
不是,是Bill先插嘴了。
 
Bill:我們發現了一個矛盾的現象。每年有那麽多畢業生來求職,我也不停收到自薦信,尤其是畢業季;但同時廣告公司卻在鬧人才荒。到底什麽情況?


(定定)
 
定定:這個應該是水平的落差。一方面,大廣告公司裏面,很多有點年資的創意人都出去創業了,包括你,所以這幾年……
 
Bill:我?

陳國輝:還是我?
 
定定:你別搞!
 
陳國輝:誰搞?我?

Bill:還是我們?
 
定定:哎!我繼續吧。廣告公司人才流失嚴重。雖然畢業生人數衆多,但一般水平也沒到位。這不能怪他們。只是大學教育的出發點和實際工作要求之間,有落差。所以我和Bill一拍即合,希望可以盡量彌補中間的差距。《傳播教堂》因而出現了。
 
陳國輝:爲什麽叫教堂?
 
定定:你問Bill吧。
 
Bill:這個以後有機會再說。
 
定定:我覺得從反響的熱烈程度,也可以證明我們的方向是正確的。十月份的時候,《傳播教堂》只打算開少量班級,但當時多所高校學生反應非常激烈,報名人數超過400多,讓我們有點手忙腳亂。現在,第一學期過去了,我們可以從中吸取經驗,修正出更實用的教學方法,和更能吸引老師的營運模式。對于學生,我們有很多富有實戰經驗的創意人當老師,避免紙上談兵。對于老師,或者是創意人,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教學相長的機會,工作以外,也可以成長。
 
Bill:別拐彎抹角了。就是多了賺錢的機會,我替你說呗。
 
定定:哈哈!但重點是,學生在《傳播教堂》畢業後,希望能擁有相等于兩三年經驗的工作能力。
 
陳國輝:有那麽厲害?
 
定定:我們的課程是針對這個設計的。我們不單有基本創意理論課程,還有PS,和最重要的也是最實用的,類似工作坊的課堂形式,創意産出後,會有和題目相關的甲方朋友來針對創意分享看法……
 
Bill:批評吧!
 
定定:都一樣!有用就好!第一次課程剛剛完結,我們很興奮,因爲我們研究了一套方法和工具,短短幾節課,同學就可以按照brief要求,想出idea,當然,中間還需要老師的引導。 關鍵是,我們有配套的課程,幫助同學把idea執行出來!
 
陳國輝:好像挺厲害的!Jim,你覺得呢?

(Jim)
 
Jim:我覺得什麽?
 
陳國輝:聽說你也是老師之一。
 
Jim:是的。順便也可以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同學,畢業後來我們公司幫忙哈。
 
陳國輝:說說你們的公司。已經開動了?
 
Jim:開動了。名字叫《HappyHour》開始的時候有art,有copy,有digital的,也有傳統背景的。
 
陳國輝:開始就已經那麽多人了?
 
Jim:開始的時候其實只有我和Bill 哈!art 和 copy,digital 和傳統。現在有其他同事陸陸續續會入職。但我們也不想公司太大,盡量保持在十個人左右,要不發展太大就走回4A的老路。我們也想嘗試一下新的商業模式,除了月費和項目制之外,能不能有別的雙贏的收費方法,比如按業績比例?
 
陳國輝:十來人能服務多少客戶呢?這種突破傳統的收費模式客戶不是更少嗎?
 
Jim:客戶的質比量更重要吧。我們的想法是,你是什麽做法的公司,就會吸引相同想法的客戶。傳統的4A有他們的難處,公司大了,管理的時候就得有系統,有系統就必須要流程,然後反應就不會有小公司的快速。還有個比較長期的問題,就是digital。所有4A都意識到digital和social越來越重要(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事情就是這樣發生)。這麽多年,他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收購其他公司,或者成立一個部門(小組),本來打算把digital/social融入到整家公司的想法,到現在爲止我們都沒看到真正成功的。只是在集團的層面多了digital的生意,在整合産出方面能幫到客戶多少忙,現在沒看見幾個成功的例子。
 
陳國輝:現在具體在做什麽呢?
 
Jim:現在和互動通,一家媒介公司合作爲主。他們有創意以外的不同資源,比如媒介、技術等。然後我們發現,外面對于創意的需求其實挺大的。所以我們會一邊努力,一邊調整公司方向。靈活,應該是小公司的長處吧。
 
陳國輝:好吧。Brenda,你爲什麽和Bill合作呢?

(Brenda)
 
Brenda:Bill是中國廣告創意界難得的大咖級人物,加入《大創意》平台。我們肩負著共同的使命和重任,即改變世界、改變廣告人。大咖願意與我們合作我們特別榮幸。
 
(Bill 聽到這裏開始臉紅了。)
 
陳國輝:你們合作的內容是什麽?
 
Brenda:《大創意》平台(PITCHINA)是全球最大的頭腦風暴互動交易平台。Bill 作爲大創意平台首席創意官和聯合創始人,主要負責平台創意作品交易流程、創意作品的品質、創意作品評審、與國內國際創意機構對接合作、未來制定平台創意課程等相關內容。
 
陳國輝:Bill 前面提到解決行業問題。《大創意》想解決哪方面問題?
 
Brenda:《大創意》希望解放廣告人、用智慧獲取報酬、建立更加健康廣告生態圈。改變傳統廣告一人之言的模式,從消費者出發,人人創造內容,人人傳播內容,生産大家喜歡的好廣告。
 
陳國輝:明白。謝謝定定、Jim和Brenda。Bill還有什麽補充?
 
Bill:我覺得他們說得都挺詳細的。我只想補充一點,其實是一個洞察,一個對創意人的洞察。每年,尤其是戛納之後,我們都很容易聽到一些針對獲獎作品的說話,類似:“這個idea我三年前就想過了!”。這種酸葡萄背後的意思就是,那個idea被想出來就算了,並沒有被執行出來。我自己也是一個創意人,很體會創意人非常容易滿足于想出idea。所以現在我非常高興,找到不同的合夥人,把不同的想法切實的執行出來,雖然都只是第一步,但起碼走出了空想的階段。至于以後能成就些什麽?等你下次訪問就知道了。哈!

《傳播教堂》  公共賬號
《大創意》公共賬號
來源:廣告門